「人海印!」

」砰!」

林洛的身體猶如斷線的風箏般,狠狠的砸落在地,身上的白衣早就成為了破爛,皮膚上更是出現不少血縫,大量鮮血流出,將他染成了一道血人。

「嗯!」

林洛單身撐地,想要站起,卻感覺無比艱難,不過他低著的眸子中,卻閃爍著一道莫名的光輝。

系統之善行天下 魏虎沒有再出手攻擊,而是目光戲謔的盯著林洛,他要讓慢慢的折磨他,將他的自信心慢慢輾碎,這遠遠比殺死他更為爽快。

半刻鐘,林洛還是站起,只是誰都看得出來,他只是在強撐罷了,因為此時的他雙腿對在劇烈的顫抖著,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會倒下一般。

「林洛,你已經身受重傷,你還要和我打嗎?小小螻蟻,也妄圖和我丹鼎宗作對,真是不知死活!」

林洛驟然抬頭,張口大笑。

「哈哈哈哈!」

笑聲蒼涼,粘稠的血液順著他的嘴角滴落……

魏虎臉色一沉「林洛,你都快死了,你還在笑什麼?」

「我在笑,你殺不死我!」

「哼,你要死我就成全你!」魏虎臉色一冷,恍若瞬移一般,驟然出現在林洛的身前,抬起一掌就印向了林洛的胸口。

「砰!」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法躲避,林洛再次硬受了魏虎一掌,他的身軀就如同一團破敗的棉絮,在空中飄飛,然後噗通一聲砸落在地。

「嗯!」

林洛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此時他五臟六腑幾乎被粉碎,胸前的肋骨也幾乎被打斷,這樣的傷勢如果遇上平常人只有等死,但是他不同。

這一刻,在吞服的幾瓶丹藥終於發揮出應有的作用,快速修復著他的肉體,並且他的身體深處也湧出了一股熱力,加入到丹藥之中,在他的經脈中快速運轉。

「轟!」

「衝破玄關!」

林洛忽然發出一聲大喝,體內的某個關卡似乎被打開了一般,大量藥力被煉化,然後流入丹田,再次在經脈中運轉,卻是憑空壯大了數倍。

「突破了!」

魏虎眼中出現一股無比驚異的神色,因為他發現,林洛居然從丹勁後期突破到了丹勁圓滿,隨即他似乎明白了什麼,眼中更是出現了一股深深的惱怒之色「原來這個小子,在利用自己!」

不過隨即他又佩服起林洛來,如果他稍微用力點,這個小子就不能突破了,而是去見閻王了。

林洛翻身坐起,再次從懷中掏出一瓶丹藥,不過這次他沒有一次服用,而是倒出三顆,很快,他蒼白的臉頰,就快速的回復了紅潤。

他似笑非笑的看著魏虎「魏宗主,多謝了,如果不是你,我突破到丹勁圓滿恐怕還要一些時日!」

「哼,螻蟻依然是螻蟻,即使突破了也是一樣!」魏虎冷哼道。

「是么?也許今天你就要敗在我這個螻蟻手中!」 混沌丹神 林洛笑了,笑的很燦爛。

感受到林洛的笑容,魏虎莫名一寒,隨即目光中殺機跌去,這個小子太可怕了,修為簡直是一日千里,今日不殺他,那麼來日肯定會成為丹鼎宗的心腹大患。

「死!」

凶光閃爍,魏虎再次一記天佛印打出,莊嚴佛影欺壓而來,林洛渾身一震,一股看得見的波紋蕩漾而出。

「魏虎,今日我就將你見識一下九九歸一的!」

話音一落,林洛的雙手就揮動起來,卻是施展開了《星武九式》,與以往不同,這一次林洛的速度很快,快到僅僅能看到一圈白影。

地球……

金星……

木星……

水星……

海王星!

隨著林洛招式施展開來,原來晴朗的天空之上居然降臨一股股星辰之光,當他施展到最後一招之時,九道星辰之光居然降臨在他的頭頂。

九道星辰之光落下,整片空間都被渲染得無比明亮,而魏虎發出的天佛印居然有崩潰的趨勢。

「這是什麼武功?」

他臉色終於狠狠一變,無比震驚的盯著林洛。

「九星合一!九九歸一!星武九式!」

林洛忽然發出一聲輕喝,然後他的身體居然就憑空飛起,奇怪的是,在他的身上居然出現了一套星光燦爛的鎧甲,在他的背後更是生出兩隻雪白的翅膀,並且他的手中也多了一柄金色的長劍。

「這就是星武九式的終極奧義么?」林洛心中產生了一股明悟。

「魏虎受死!」

下一刻,林洛雙眼爆射出一股強大的戰意,手中的金劍恍若彗星划空,狠狠斬向天佛印。

「啵!」

猶如氣泡破裂一般,所謂的天佛印居然不堪一擊,瞬間碎裂。

「不?怎麼可能!」

魏虎大呼,但是林洛卻不給他機會了,身後的翅膀一扇,他的身影瞬間跨越數十米,金劍剛剛揚起斬向魏虎。

「元嬰鎧甲!」

「天佛印,地龍印!人海印,撼天印,四印合一!」

魏虎豁然色變,慌忙打出四道神印。

金劍與神印撞擊間,發出一道道和鳴之音,籍著這個機會,魏虎快速後退,並且一柄血紅色的短劍從他的眉心飛出,他目光陰狠的盯著林洛,手扭劍訣,口中一喝。

「去,殺死他!」

血紅飛劍化為一道血光,直奔林洛眉心而去,林洛心有所感,身後雪白翅膀又是一閃,身影消失,驟然出現在魏虎身前,金劍再次揚起。

「元陽鼎!」

一枚巨大的九角大鼎從魏虎眉心飛出,擋住了林洛的一劍,並且血紅飛劍再次倒射而出,直奔林洛後背。

「哼!」

「禁錮!」

星光閃爍,林洛的周身忽然出現一道星辰大陣,飛入其中的血劍發出尖銳的鳴叫之聲,卻無法再動彈半分,至於林洛劍下的金鼎卻轟然破碎,不遠處的魏虎張口吐出一口本命精血,這元陽鼎,乃是他的本命法寶,現在被林洛一劍給斬殺了,他可謂是元氣大傷。

他張口吐出一枚梭舟,梭舟迎風見漲,他跳了上去,瞬間遠遁而去。

林洛眼中閃過一絲僥倖之色,隨後目光凌厲的看向那兩名白裙女子。

兩名女子臉上寫滿了震驚,情勢直轉,她們還沒有反應過來,原本佔據絕對上風的宗主,瞬間就敗了,隨即她們的臉色就充滿了黯然,宗主居然不顧她們的安危就自己逃走了,她們心中無比失望。

「要殺要剮隨你!動手吧!」兩女也得乾脆,不敢直視林洛目光,閉上了雙眼,一副赴死的模樣。

林洛不由啞然而笑「我為什麼要殺你們?你們走吧!」

「你真的不殺我們?」兩女睜開眼來,狐疑的盯著林洛,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哼,難道你們真的想死嗎?給你們三秒時間,如果還不滾,我就殺了你們!」

「啊!」

兩女發出一聲驚呼,隨即就倉惶而逃,在二人消失不見,林洛忽然張口吐出一口鮮血,神色變得無比委頓,身上的鎧甲也消失不見。 林洛不敢怠慢,盤膝而坐,當場調息,《星武九式》九九歸一構建星武神愷所消耗的元氣還不是現在的他能夠完全承受的,就那麼數秒時間,他體內的真元已經消耗一空,並且傷到了根本,如果魏虎不逃,再拖延片刻,即使魏虎不動手,他也會本源枯竭而死。

一呼一吸間,天地間的元氣蜂擁而來修復著他體內的傷勢,無奈傷勢太重……

忽然,林洛全身一緊,因為一隻手貼在他的後背,隨即,他神情一松「你來了?」

冷冰冰秀美微微一皺,體內真元快如湧入林洛體內,口中更是輕微抱怨「你怎麼能如此不愛惜自己,如果你死了,我們一大堆姐妹怎麼辦?」

林洛笑而不語,緩緩閉上雙目,引導著冷冰冰的真元在體內奔走調息。

兩個時辰后,林洛常常吐出一口濁氣,冷冰冰也緩緩收回了她的手中,美目掃過林洛仍然帶有一絲擔心。

林洛見此抓住她小手輕輕的拍了兩下「放心,我沒事了!」

有冷冰冰的幫助,真元勉強恢復了三成,據他估計,想要恢復到全盛時期,恐怕也得一個星期,他心中暗自感嘆,修為越高,丹藥的作用就越小,他如今已是丹勁巔峰,一般的丹藥已經多他無效。

不過煉製高品丹藥所需要的藥材很難得到。

「走,我們回去!」

苦笑看了一身破爛衣衫,林洛抓住了冷冰冰的小手,向別墅飛渡而去。

林家別墅。

方萌萌,鄭柔,百合,上官玉兒盡皆憂心的看向別墅外,忽然,人影一閃,一位好似叫化一般的男子出現在了門外,隨即又是身影一閃,一名絕色女子也出現了。

「林洛!」

四人一見此人,神色同時一喜,也顧不得他身上的污穢,一起撲了過去。

林洛眸光閃過,心中淌過一道道暖流,緩緩張開林洛手臂。

這次一戰,魏虎敗逃,相信,丹鼎宗會消停一段時間,有六獄煉魂鼎這個作弊神器在,在短時間內提升至元嬰期相信不是難事。

提升修為的途徑有兩種,一是煉丹,可惜煉丹的靈藥難求,二是殺死武者,吸收煉化他們的靈魂,不過靈魂可不是殺人惡魔,別人不招惹他,他也不能殺他們吧。

接下來數日,林洛都龜縮在林家別墅之中,一是療傷,二是享受諸多美女的溫柔服務,因為受傷的原因,一個個女孩都對他體貼到家了,即使吃飯喝水都不需要親自動手,可說是享盡了齊人之福,這使得他都有了一種傷永遠都不要好的想法。

七日後。

林洛如約前往黑市總部。

行走在偌大的黑市之中,幾乎所有人看向林洛的神色都多了一絲說不出的恭敬,林洛戰敗魏虎的消息已經在黑市傳開,使得諸多黑市手下對林洛是又是敬畏又是崇拜。

「見過九爺!」

「九爺好!」

「九爺來了!」

對於行禮之人,林洛盡皆微笑回禮。

推開小院門,林洛微微躬身,口中輕語道「師父,徒兒林洛拜見!」

「進來!」

林洛推門而入,上官無畏正端坐首堂,同時,在他的左右兩邊還端坐十二位白髮蒼蒼老人,林洛心中一動,聯繫到先前先前諸多手下的態度,心中一動「師父您這是……!」

「林洛,這次招你過來,我準備將黑市主人之位傳授給你!」上官無畏語出驚人。

雖然林洛已經料到了一些端倪,但是上官無畏宣布將黑市主人之位傳給他,他依然十分震驚「師父,徒兒還年輕,還請你收回!」

明末凶兵 上官無畏臉色一沉:「胡鬧!此事乃是為師和諸位長老商量后的結果,你現在一身修為已經晉陞至丹勁巔峰,連丹鼎宗魏虎都敗在你的身上,現在還不接人黑市主人之位等待何時?」

林洛一咬牙,知道師父心意已決「徒兒領命!」

「好!這才像話!」上官無畏這才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三日後,我將召集黑市所有高層,為你舉行即位大典,這幾日-你就好好準備準備吧!」

「是,徒兒遵命!」

林洛再次對上官無畏以及諸位長老行禮后,退出了小屋,然後開車回到了別墅之中。

在林洛離去后,十位長老中,有人嘆息道「無畏,你這要這樣做?他們可都是你的徒弟啊!」

上官無畏臉色露出一絲堅決之色「我已經給過他們機會了,但是他們仍然不死心,林洛為人我了解,殺伐果斷,我這樣做,是為他們好!」

「罷了!都是為了我們遁甲門!我們就遵命而行吧!」諸位長老起身絡繹而出。

兩日後,林洛得到一份情報,放下情報后,他目光疑惑的盯著珍妮問道「查出來是什麼人乾的嗎?」

珍妮越發的成熟,一對飽滿的胸脯呼之欲出,她慚愧的搖搖頭「九爺,出手之人修為絕高,應該是丹勁高手,他們七人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就被抓走,不過他們的手下倒是一人都未有受傷!」

林洛雙眸一亮,忽然想到兩日前,拜見上官無畏時,諸位長老同在的情形,不由嘆了一口氣「師父真是良苦用心啊!」

林洛答應上官無畏接替黑市主人之位,回來之後就謀劃開來,他知道他的幾位師兄肯定不會輕易讓他登上黑市主人之位的,如果他們敢在他即位大典上搗亂,他也再不會顧及同門之意將他們斬殺。

「九爺你可是想到了什麼?」珍妮見林洛似乎猜到了是誰做的,不由疑惑問道。

「上官!」

林洛僅僅吐出兩字,便不再說話,揮手讓珍妮離開。

第三日,黑市總部張燈結綵,一片喜慶,蓉城乃至整個華夏武林同道紛紛攜手而來,祝賀林洛榮登黑市主人之位。

「吉時到!大典開!」

在諸多武林同道的期盼下,上官無畏與一身白衣的林洛緩緩走出,本為黑市主人的上官無畏此時已經微微落後林洛一步,顯示出林洛新主人的尊貴來。

「拜列祖列宗!」

林洛雙手持木香對諸多黑色靈位進行叩拜。

「拜上任主人!」

林洛再次參拜上官無畏。

「獻茶!」

林洛接過茶杯,來到上官無畏之前,跪下雙手奉茶「師父請喝茶!」上官無畏微笑接過茶杯,輕抿一口,隨即,從玉盤中拿出一枚玉牌交予到林洛,鄭重說道「林洛,這是我遁甲門時代相傳的掌門信物,交予你手,從今以後,你將是我遁甲門掌門,同時也是我黑市主人!」

「謝師父!」

林洛起身,再次多上官無畏一拜。

隨即,上官無畏就帶著柳伯退去,算是徹底的退出了黑市的權力中心。

接下來,林洛便是接受來自各方的恭賀,林洛即位后,身份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送走客人後,有人送上了黑市的產業明細,當了解到黑市的產業價值,林洛的心臟不由狠狠的砰動了數下,好在他修為高深,很快就平息下來。

黑市在國內以及海外的總資產居然達到了一萬億,而且還是美金,現在美金已經貶值,但是一塊美金也能兌換六塊華夏幣。

也就是說,林洛掌握了六萬億華夏幣,同時他還了解到,國家之所以默認黑市的存在,並不只是黑市武力強大,還因為黑市在海外掌握了大量的戰略資源,比如在非洲,黑市旗下的鐵礦都達到了上千座,還有另外的一些稀有金屬礦,以及油礦。

「怪不得!」林洛此時也明白了,他的那些師兄為什麼會一而再的對他進行刺殺,如果龐大的財富,很少有人能夠抵禦它的誘惑。

華南大學,一名體形修長,並不是太英俊的白衣男子緩步行走在校園中,他身上帶著一種讓人如沐春風之感,讓人忍不住和他親近。

「哈哈,老大!你終於回來了!這麼多天都不見你,又跑到哪裡去鬼混了!」已進入寢室劉凱就迎了上來。

「老大,回來了!」

「哈哈,老大你終於回來了!」

張帆薛傑都顯得很是高興。

林洛有些無語的摸摸鼻子「你們三人是想我的人還是想我回來請你們吃飯呢?」

三人臉色不由一沉「老大,你也太小看我們了吧!我們是那樣的人嗎?」

「真是這樣嗎?」林洛有些不相信。

劉凱義正言辭的點點頭「當然是真的!」不過很快,他的神色就是一變,帶上了一絲討好之意「老大,這次你請我們去哪裡吃飯啊!」

鳳軒樓。

林洛四人要了一個包廂,很快四人就喝開來,這次林洛回到學校,可以說是特意為三人而來,張帆,劉凱,薛傑這三人可說是與他共患難,華南大學只是一所二流大學,畢業了恐怕也找不到什麼號的工作,這次他就是想徵詢一下他們三人的意見,然後幫助他們。

酒過三巡,林洛就直奔主題「哥幾個,你們畢業後有什麼看法!」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