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過,但是大多數都是沖我的寶石來的,像你跟Star這種低調交往這麼多年不離不棄的,才是我嚮往的。誒,你教教我啊,怎麼樣才能追到Star這樣的女孩子?」

封雲霆回頭看了時繁星一眼,手攥成拳頭放在唇邊咳嗽了一聲:「……死纏爛打。」

「What?」

「就是沒臉沒皮。」

亞歷山大愣了一下:「就這麼簡單?」

「那倒也不是,你還得包容她的各種小脾氣,事事都把她放在第一位,想盡辦法躲避她爸媽帶她出去約會,要記得她的小毛病,並且隨身攜帶相應的食物。」

「聽起來好像也不算很難?」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一定一定,要相信她。不管你看到了什麼,你聽到了什麼,只要她說不是,那就必然不是,一定要百分之百的相信她,否則你會後悔終生。」

亞歷山大嘿嘿笑:「這有什麼難得?我記住了,要相信她,這我能做到。」

封雲霆笑了笑,在合同底部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合同一式兩份,簽好名字之後各執一份,這就算是交易達成。

亞歷山大道:「先說好,我不包郵啊,你從我這裏買的寶石原石你得自己想辦法運回來。」

「嗯。」

「行了,我這一趟東方之旅也算是收穫頗豐,明天我就啟程回去了,希望你的商業頭腦加上Star的設計天賦,能讓我的這些寶石原石都變成市面上最美麗最閃耀的珠寶。」

「這麼快?不多在國內玩一陣子?」

亞歷山大擺擺手:「不了,急着回去追女孩子,每天看着你們兩個甜甜蜜蜜,真的特別想談戀愛啊……」

封雲霆和亞歷山大談生意簽合同,時繁星沒有過去。

不管是出於避嫌,還是出於私隱,她還是不摻和這件事比較好。

遠遠看着他們兩個倒是相談甚歡的樣子,最後簽下合同,各自把屬於自己的那一份合同收好,想來應該是已經大功告成了。

她的心裏驟然間輕鬆了一些。

這一件事算是解決了,接下來就是封爺爺的身體……

她當然是希望封爺爺能夠壽比南山的,原本以為跟他假扮夫妻會很艱難,至少也會覺得很彆扭,可是這幾天相處下來,倒是覺得時間過得很快。

他跟以前的變化很大。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故意去貼近先生的原因,性格也變得溫柔而堅定,但是到了關鍵時刻,卻一點都不遲疑的挺身而出。

「想什麼呢?」

時繁星抬起頭,對上他一雙含着笑意的眸子,搖了搖頭:「沒什麼,你們都談好了?」

「嗯,談好了,這件事多虧了你。」

時繁星扯了扯嘴角:「就算沒有我,你也還有吳敏敏啊,一樣可以促成這次合作的。」

「亞歷山大這雙眼睛,亮的很,如果真的是跟吳敏敏假結婚,恐怕騙不過他。」「那個你真的誤會了,我根本就不認識,。」

《快穿,救命男主總是想泡我》第七十四章王爺的穿越萌妻30蘇婧洛和蕭靖軒的事情她早就打聽過了,之前心裡雖然有疑慮,但看在兩人恩愛的份上她放下了所有的懷疑。今日這件事又把她內心的懷疑給扯拽了出來。

「木雲音,你……你……最好……別讓我……我死,我是……唯一……一能救……救蕭靖軒……的人。」蘇婧洛感覺眼前發黑,嗓子發疼,就快要無法呼吸。勉強擠出這幾個字。

她不怕死,她怕自己死了,誰去救蕭靖軒?

「雲音,雲音,你冷靜點,這事真的和王妃沒有關係。」卓越安從後面遠遠跟來……

《醫品王妃有萌娃》第四百零六章:木雲音的火藥桶炸了 玉小剛的心臟彷彿被人狠狠揪住。

東兒叫他滾?

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

「東兒,你不記得我了嗎?我是小剛啊!二十年,我們還是一對羨煞旁人的戀人啊!」

玉小剛繼續恬不知恥的說道。

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極為八卦的目光,也是紛紛投射而來!

武魂殿現任女教皇,竟和一個廢物曾經有過瓜葛?

這麼大的瓜,他們可要好好品一品!

「這傢伙不過區區二十九級的大魂師,也敢對一手遮天的武魂殿教皇說出這種話?他是不想活了嗎?」

各路使節中,有人忍不住竊竊私語起來。

「嘖,無風不起浪,說不定啊,這兩人之間還真的有什麼呢!咱們坐著看好戲便是了!」

也有人反駁,目光中充滿八卦之色。

比比東自然也是聽見這些流言蜚語,側目看去,柳眉微皺。

但很快,她的神色便恢復如常,柔媚的眼瞳帶著淡淡戲謔之色。

「他」曾說過,身為教皇,永遠不要將自己真正的情緒暴露出來!

久而久之,將這句話牢記於心的她,逐漸養成了用戲謔的眼神掩蓋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戀人?」

比比東笑著喃喃道,緩緩走向冊封台邊緣。

驟然間,手中教皇權杖猛地降下,直指玉小剛的脖頸,強行將他的下巴給抬起。

玉小剛絲毫不在意比比東粗暴的動作,反而殷切的對視著她,臉上滿是諂媚的表情。

多麼柔媚的眼眸,多麼美艷的丹唇啊!

要是自己能親上一口,這輩子都死而無憾了!

一瞬間,玉小剛心中閃過許多念頭。

啊呸!玉小剛,你對自己就那麼沒有信心嗎?

雖然東兒表面上對我很是反感的樣子,但說不定她是在耍小脾氣,氣我二十年都沒去找她!

她明明可以讓手下動手,卻非要親自用教皇權杖指著我,一定是害怕她的手下不慎將我給傷了!

想到這裡,玉小剛的笑容越發諂媚。

但下一刻,他滿面春風的笑容便僵住。

只見比比東手握權杖,一字一頓道:

「最後警告你一次,滾出去。」

玉小剛傻眼了,焦急道:

「東兒,我……」

「以前是本座瞎了眼,看上了你這麼個內心腌臢的廢物東西……」

他說到一半,比比東便強勢的打斷他。

「但,若你還要糾纏不清,就修怪本座讓你瞎上一隻眼!」

此刻,她明亮的鳳眸中看不出一點波瀾,語氣也聽不出絲毫色彩。

對視上比比東的眼神,玉小剛徹底慌了。

因為他看的出來,比比東薄涼如雪的眼眸中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

他還想說什麼,下一秒,比比東美眸一凝,威儀的教皇權杖上散發光輝,權杖尖端驟然間戳向玉小剛的下顎處!

砰!

玉小剛直接飛出十幾米遠,重重落地,生死不知。

「給臉不要臉。」

比比東收回教皇權杖,看著玉小剛倒飛出去的優美弧線,淡淡道。

她皓腕一翻,釋放出磅礴魂力。

一塊漆黑令牌從玉小剛衣兜里直直飛向她掌心,眾目睽睽之下,她直接將其捏成粉末。

此物,正是玉小剛用作狐假虎威的長老令!

旋即,比比東抬起眼眸,環顧四周各路使節,輕聲道:

「諸位,真是不好意思呢,本座竟在如此重要的慶典上鬧出了笑話。」

她聲音雖輕,卻如驚雷般響徹在眾人耳畔。

「不過,你們剛剛似乎看得很開心?」

言罷,比比東嘴角一翹,看向眾人的眼神也變得饒有興緻起來。

完了,要出事!

見狀,月關的臉色微微一變。

跟在比比東身邊這麼多年了,他十分清楚,只要比比東此刻的神情,那必定是出大事的節奏!

聞言,各路使節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心中紛紛後悔著自己當時為什麼要多嘴。

他們怎麼就忘了,眼前這絕美女子不僅是大陸上最強的女人,同時也是一位殺伐果決的武魂殿教皇!

在看熱鬧之前,怎麼就不先想想自己會不會被滅口?

「教皇冕下,萬分抱歉!是我藍電霸王宗教宗無方,讓這個被家族趕出去的畜牲觸怒了您,我這就將他帶回去嚴加管教,還望您能大人不記小人過!」

藍電霸王宗的席位中,那名黑衣勁裝中年人站了起來,拱手致歉道。

他叫玉羅冕,藍電霸王宗的二當家,同時也是玉小剛的二叔!

此次前來武魂城,也正是為了親眼目睹傳說中的聖獸一眼。

但玉羅冕萬萬沒想到,自己卻會在這裡碰見那個連畜牲都不如的侄子!

玉羅冕道完歉,見比比東沒有阻攔他的意思,竟是直接抄起一根漆黑的鐵棒,一步一步的朝玉小剛走去!

在場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的盯著這一幕,心中皆是萬分疑惑。

玉羅冕拿一根漆黑鐵棒作勢要打玉小剛,他們能理解,畢竟玉小剛觸怒了教皇,不嘗點苦頭過不了這一關。

但作為玉小剛的親叔叔,玉羅冕為何會成他為「畜牲」?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