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客氣,我也是有所圖而已!」墨九狸淡淡一笑的說道。

「我這幾天會研究徹底治好你的葯,你要有心裡準備,有可能會一次性痊癒,也有可能要反覆幾次才能治癒,痛楚是一定的,而且可能比之前更痛,你要忍住才行!」墨九狸看著白皙說道。

「不管多痛,我都不怕,為了報仇,我一定會活下去!」白昕堅定的說道。

她現在沒有別的想法,她現在活下去只有兩個原因,她的爹爹和江叔叔,她的仇人!

只要自己變強了,才能守護自己的爹爹和江叔叔,只有自己變強了,才能為自己報仇!等到自己大仇的報的一天,她就會安心在爹爹和江叔叔身邊守著他們到終老……

她這輩子就這樣了,沒有別的祈求和願望,只想這樣簡單的活下去,再痛都沒有關係!

墨九狸明白白昕的心情,也不想勸說什麼,因為她不覺得白昕有錯,如果事情落在她的身上,可能她也會如此的!

接下來的日子裡面,墨九狸變得很忙碌,每天除了幫忙白昕換藥,就是一個人在煉丹房內煉藥,眼看著當初江老為墨九狸準備的東西,每一種都10份的量,馬上就見底了……

白老暗中又讓江老準備了一些,就是擔心不夠!

墨九狸雖然煉丹,卻沒有阻止白老和江老觀摩,因此江老和白老,都知道墨九狸用了什麼,煉製了什麼,初次看到墨九狸將幾百種藥材都跟炒菜似的丟到丹爐裡面的時候,白老和江老驚得半天都回不過神來……

畢竟這輩子他們也沒見過如此煉丹的啊!

後來看著看著習慣了,他們也沒有打擾墨九狸,沒有詢問什麼!

特別現在墨九狸還是為了救白昕,江老和白老心裡再多的疑問,也不想拿出來打擾墨九狸,這段時間看著墨九狸每天不斷的煉製失敗,煉製失敗,兩位老者心裡都過意不去了……

而且墨九狸沒有一次情緒不好的,每次不管怎麼失敗的,都絲毫沒有影響到她,依舊認真的繼續煉製著,彷彿剛才的失敗不是自己做的一般,這般心性都讓江老和白老喜愛不已……

看著墨九狸也是越看越順眼,都把墨九狸當成了心裡的後輩看待了,而且白昕也十分的依賴墨九狸,跟白老和江老說的話,都沒有跟墨九狸說的多……

終於,墨九狸從黑桃山脈回來的三個月後,火瀾收集的那些血池內的血液,快要用完的時候,墨九狸想煉製的東西,終於煉製成功了!看著瓷瓶內紅色的藥液,墨九狸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了……

接下來墨九狸又煉製了一個白天,晚上才來到白昕面前,看著白皙說道:「藥液我已經煉製出來了,你覺得現在如何?」

。 嫦曦院內,老夫人聽到了小桃的回話後,略微霜白的眉頭微微一蹙。

老夫人六十左右,身形略有些豐腴,膚白,眉目慈愛,臉部輪廓因上了年紀而微微有些鬆弛。身穿團花錦福壽暗紋的寶藍色直裾長裙,外搭一件雲茜紗裁就的褙子,滾緞壓褶包邊,針腳細密,襯得老夫人越發高貴端華。

“語兒又出去了?成天坐不住,不像個樣子!”老夫人扭了一下脖子,有些不樂意的說道。

“娘子性格外向,老夫人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只不過娘子做事一向守則,您也不必太過擔憂!”小桃膝行到老夫人身後,一面笑着開解,一面輕柔地爲老夫人捏起了肩膀。

老夫人閉上雙眼,頗爲享受。

“語兒的個性若是隨了阿靖,那該有多好,女兒家如此跳脫,終歸不是好事,嫺雅靜然,才顯大家風範!”老夫人喃喃道。

“老夫人所言極是,不過娘子還小,慢慢教便是了!”小桃笑着迴應。

老夫人不由嗤笑,搖頭道:“三歲看大,八歲看老,語兒她隨了蕙蘭,除了個性沒有蕙蘭驕縱,其他的皆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只怕這性子以後也是改不了了,我這老婆子也沒多大的野心,不求她以後夫家大富大貴權柄通天,只求覓得良配,一生無憂便可。”

“老夫人真是多慮了,等娘子及笄後,只怕登門求親的人,都能踏破咱們府上的門檻……”小桃調笑道。

這話說得老夫人很開懷,她自己的孫女兒,秉性如何,她可是清楚得很。雖沒有一般閨秀的沉穩內斂,但卻是個心有多竅的巧姐兒,瞧瞧早上送過來的那隻木瓜燉雪蛤,若不是她花了心思,用心炮製。絕不可能有那般美味。這普通的一道甜點。同樣的食材,廚房裏做出來的和語兒做出來的,就是兩種不一樣的口味,這就是有沒有用心的結果了。

語兒的親事她倒是不着急,該着急的是雪哥兒的親事,這孩子都二十有一了,卻還是孑然一身,別家的郎君在這年紀,可是連孩子都有了。

又想起了蕙蘭郡主這個兒媳,成天在外的。好不容易雪哥兒那孩子肯回府上住些日子了,好歹也得抓緊時間給他議門親事呀。她倒好,不緊不慢的,真不知道是怎麼做人家母親的。

眼前又想起那個靜僻冷傲的孩子,心中甚是憐惜,這孩子,從小就這樣,誰都不願親近……

老夫人睜開眼睛。揚起手示意小桃停下來。

“老夫人?!”小桃喚道。

“去,看看蕙蘭在不在府中,就說我有話要跟她說,讓她過來一趟!”老夫人吩咐道。

小桃點點頭,從席子上起身,提起裙角走出堂屋。

宮變,重生皇后太佛系 毓秀莊這邊,此時正是熱鬧不已。

寬敞的繡莊內人滿爲患,莊外常富將馬車停在繡莊門前,便有幾個小廝上前。幫忙將布匹搬進莊內。

櫃檯前排着一條長長的隊伍,都是選購完等着付款的夫人、娘子們。她們在等待的過程中也並不閒着,前後左右彼此相談甚歡,相互看着選購的綢緞料子,有的甚至討論起該做些什麼款式,眼下最流行的儒裙剪裁是什麼……

一時之間,莊內談話聲,笑聲,算盤的敲擊聲混合交織在一起,鼓譟喧鬧。

而三進間內的內堂,卻將一切聲息隔絕在外。

沉香氣息氤氳飄嫋,唐媽媽笑眯眯地爲堂內的貴客們上茶,上點心!

上首處,蕙蘭郡主嫺雅跽坐,粉藍色的素色儒裙將她風韻誘人的曲線完美的勾勒出來,腰間的抓褶設計顯然更好地掩飾了腰間略有些鬆弛的贅肉,令她看起來體態越發玲瓏有致。而不含任何團花的蜀錦緞料,也映襯得蕙蘭郡主愈發的年輕,她保養得宜的面容上漾滿淺笑,只着淡妝,卻更顯清麗。

小林氏喝了一口茶,便放下茶盞,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蕙蘭郡主的新儒裙,不吝讚美:“哎呀,郡主,您這儒裙可真是太漂亮了,嘖嘖,清新素雅,郡主您看起來就跟十幾二十歲的小娘子似的,跟您一比,妾身可就成了一老太婆了……”

蕙蘭郡主掩嘴笑了起來,眼睛亮亮的,很是受用。

重生夏琉璃 “呵呵……瞧你這嘴兒,就跟我家丫頭似的,抹了蜜都不帶這麼甜的!”蕙蘭郡主含笑嗔道。

“嗨,妾身這可是大實話,可不敢在郡主您面前打馬虎眼!”小林氏忙應道。

蕙蘭郡主斂起輕笑,說道:“這蜀錦不含花黛,穿起來倒是比那些團花錦好看得多,也清新得多。臨近夏日,花紋太繁複的,看起來也覺得厚重,不似素色清雅!”

小林氏和入座至今一直含笑不語的林氏一併點頭附和道:“郡主所言甚是!”

“這次丫頭說推出一個叫素衣風潮的活動,本來我是不看好的,沒想到這兩天的反應,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蕙蘭郡主眸子探向門外,眼中神采熠熠,雀躍之餘深感自豪。

“這是辰娘子設計的款式?”小林氏略略驚訝問道。

這一提問讓蕙蘭郡主越發覺得臉面甚有榮光,她笑着應道:“小丫頭胡亂鬧騰罷了……”

小林氏和林氏卻是陪着笑,好一番的稱讚。

隨後,小林氏又讓唐媽媽幫着選一些素緞蜀錦,說是看着蕙蘭郡主穿得如此漂亮,眼紅得不行,也買些回去裁了做上幾身,不能讓郡主一人獨美了。

唐媽媽笑容滿面地接過小林氏的三千兩銀票,躬着身施着禮,說一定幫着葉二夫人選些最好的緞料。

林氏在一旁看得眼睛都直了。

妹妹這出手也忒大方了,幾匹蜀錦哪能花那麼多錢呀?

再看看人家郡主,笑得都見牙不見眼了。

這次可是賺大發了,三千兩,至少便有兩千兩的進項,能不笑麼?

“阿唐,等等!”蕙蘭郡主喚住正要出屋門的唐媽媽。

唐媽媽回頭,笑問道:“郡主還有何吩咐?”

蕙蘭郡主眸光掃過林氏的臉龐,又看了看她身邊安然跽坐的金妍珠,笑道:“替本郡主各挑兩匹送給金夫人和金娘子,初次見面,也沒什麼拿得出手的,幾匹料子,便權當見面禮了!”

唐媽媽應了一聲便退下,林氏和金妍珠卻是誠惶誠恐的出列,俯首朝蕙蘭郡主做了一個大禮。

小林氏心中也甚是高興,看來,蕙蘭郡主對自家姐姐和侄女印象不賴,以前也沒聽過誰初見郡主便有見面禮收的……

不過這多半也是因自己的原因,不看僧面看佛面嘛。

也不看看她跟蕙蘭郡主是啥交情?

推薦作品:《田園花嫁》

花朵朵穿越了,她要帶領全家奔小康! 「我現在很好,身體內的靈力足夠,應該能承受住的!」白昕明白墨九狸的意思說道。

「我們一點點來,這藥液的威力我還不清楚,我怕你一起治療承受不住!」墨九狸看著白昕說道。

「好的,我承受不住的時候,我就告訴你!」白昕聞言說道。

「好,我們從背後開始!」墨九狸說道。

白昕聞言點點頭,然後翻身趴在床上,墨九狸想了想遞給白昕一顆丹藥說道:「止痛的,這一次你不能陷入昏迷,必須保持自己醒著,否則可能會失去性命!」

「我知道了,我不會讓自己昏迷的!」白昕這次沒有拒絕墨九狸給的止痛丹藥說道,因為之前墨九狸就清楚告訴她了,最後的幾天會多疼,而且墨九狸不允許她昏迷。

為了好好活下去,不浪費墨九狸這段時間的治療,為了自己和父親還有江叔叔,她會絕對配合墨九狸,讓自己儘快的好起來!

墨九狸將白皙身上的衣服,全部解開,露出白昕的後背,如今白昕的後背大部分病毒都被墨九狸處理乾淨了,但是尋常的丹藥和藥液,卻沒有辦法讓白昕的皮肉全部再生出來……

所以墨九狸才去了黑桃山脈,取了白昕當初浸泡過的血池內的血水,回來開始研究,這樣才能徹底的幫助白昕恢復肉身,白昕的體內傷勢已經被自己治療的差不多了,手腳經脈斷掉的,也都被墨九狸接駁上了……

只剩下白昕無法恢復的肉身了,之前墨九狸的藥膏,只能個別地方讓白皙皮膚上面病毒未感染的區域,新生出皮肉來,但是白昕身體大部分被病毒侵蝕的皮肉,哪怕被墨九狸剔除了病毒和腐肉,但是卻沒有辦法再生……

因此,墨九狸經過這麼久的研究,終於算是研究出來了,可以使得白昕恢復的藥液,但是這些藥液使用的時候,會讓人痛不欲生!就跟硫酸潑在身上差不多的感覺,一旦白昕堅持不住昏死過去,後果不堪設想……

墨九狸看著白昕的背部,又看了眼趴著白昕,想了想再次說道:「白昕,你撐不下去的時候,就想想當初被害的畫面,一旦你昏迷過去,不僅是我誰也救不了你,或者你現在可以選擇不治療,我可以保證你這樣無憂的活千年!只是,你的實力無法再提升……」

「狸兒,我不怕,就算我真的沒撐過去隕落了,我也不後悔,而且我有仇未報,有恩未報,你一定不會讓自己死掉的,我不會後悔,我也一定一定會撐下去的……」白昕堅定的說道。

「好,我們開始,這個疼就咬住!」墨九狸聞言遞給白昕一條毛巾說道。

白昕點了點頭,直接將毛巾咬在嘴裡,腦海裡面都是當初去歷練的畫面,墨九狸的話讓她更加的想活下去,那些畫面多不堪,她就有多恨么,就多麼希望活下去,為自己報仇……

看到白昕準備好了,墨九狸這才拿出藥液, (ps:繼續向大家求自動訂閱!訂閱千語的文文,高v只需要花4點幣,初v花6點幣,一個月也就是花3-4塊錢,一塊麪包的價格,所以,千語懇請大家支持正版訂閱,支持自動訂閱!感激不盡!)

過了個把時辰,小林氏帶着姐姐林氏和侄女金妍珠辭別蕙蘭郡主。

三人剛從毓秀莊內出來,便有小廝丫鬟迎上來,將綢緞布匹先搬上馬車。

小林氏挽着姐姐的手,臉上笑意漣漣,小聲說道:“看來郡主對姐姐和妍珠的印象極好,以前套近乎的人不少,前仆後繼的一大把,可沒見郡主送過誰見面禮,有的都是自個兒掏錢買的,在外頭充臉面說是郡主送的,可郡主是什麼人,精得跟猴兒似的,隨隨便便的人她纔看不上眼,更別說送東西了!”

林氏也唯唯稱是,看着毓秀莊的生意,又想了想郡主的身份,那辰府,真是打着燈籠都難找的好歸宿呀。

金妍珠一直低着頭,臉上紅粉緋緋,就剛纔的表現而言,也是頂好的閨秀風範,讓林氏十分滿意。

等妍珠及笄,再由妹妹從中牽線,想必,要進辰府,也並非難事!

林氏心中暗自歡喜盤算着,沉吟了半晌才從遊離的思緒中回過神來,看了看天色,側首對小林氏說道:“時間差不多了,這時辰趕路回去,到府上也算晚的了,不能再耽誤了!”

小林氏點點頭,本來姐姐今晨便要出發回桃源縣的,是自己硬拉着她們娘倆來拜訪蕙蘭郡主,這三姑六婆聚在一起拉家常,半日功夫一眨眼就過去。最近的案子多,並不甚太平,小林氏也不敢再讓姐姐耗時間,因便笑着囑咐幾句,目送二人上了馬車。 綜神話男神追妻日常 離開商業市區。

馬車往城門的方向跑去。金妍珠躺在車廂內,剛剛還賢淑端雅的模樣頓時像氣球一般泄了氣,伸手拍了拍肩背,看着林氏撒嬌道:“累死我了,母親!不讓我說話,還要保持着挺拔端正的坐姿,含着三分淺笑…… 天,這簡直比大刑還殘酷!”

那個惡毒女配今天又做好事啦 林氏搖了搖頭,失聲笑了笑,嗔道:“就這會兒功夫就熬不住了?你若有進辰府的念頭。就必須好好改改你這脾性,蕙蘭郡主是皇族中人。最是講究規矩和禮儀,一般的娘子,她是輕易看不上眼的!”

金妍珠紅着臉扭過頭,低叱一聲道:“母親怎麼跟女兒說這樣的事兒?好羞人……”

“有什麼羞人的?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等明年你及笄了,議親一事兒也該提上行程了!”林氏寵溺道。

金妍珠捂着砰砰亂跳的小心口,臉上滿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母親。女兒的親事倒是不急。不過阿兄都已經二十了,理該給阿兄擇個端莊賢淑的嫂子纔是迫在眉睫的事兒!”

林氏整容端坐,嘴角微微揚起,笑道:“母親正有此意,最近州府的案子多,你阿兄忙的像陀螺一般,四處奔走,等案子過去了,母親定會託妥當的冰人。細細挑選出挑的良家娘子!”

“嗯,定要仔細挑選,別看阿兄平日裏很隨性,但他眼界卻是高着呢!”金妍珠補充道。

林氏應了一句當然,母女又一次討論起了蕙蘭郡主的一家,彼此興趣盎然。

馬車車速減緩,原來是城門口正排着長長的出城隊伍,那裏設了關卡,正在細細排查中。

金妍珠挑開車窗的竹簾向外張望,映入眼簾的一條貫穿南北的護城河,河水清澈,在日光的反射下閃爍着絢爛的瀲灩之光。

河面上飄着幾架竹排,艄公戴着斗笠,撐着長長的竹蒿,臉上掛着樸實而慈愛的笑容。

河岸的兩旁水草旺盛,綠油油的一片延綿到眼底的盡頭。

竹排上的笑聲如銀鈴般悅耳,金妍珠不由引頸眺望,一排竹排上坐着四人,兩架之間的距離離得極近,他們彼此之間似乎在做着什麼遊戲,看樣子玩得十分盡興。

額,來了州府這麼長時間,竟不知道還可以在河上劃竹筏,看起來真是愜意自在,下次定然也要試試……

金妍珠暗歎一聲,目光隨後追溯着竹排上的人兒,那笑聲十分悅耳,這倒是勾起了她腹中的探究慾望,想要一窺笑聲的主人,到底生就一副怎樣的容貌,是否跟這動人的笑聲成正比……

快轉過來……

金妍珠的身體往外傾斜着,馬車在這時又緩緩動了起來,往前又走了幾步。

這個角度剛好,金妍珠目光落在一個白衣少女的面容上,清靈動人,純真爛漫是金妍珠搜刮了一遍腦中的詞彙所得的結論。但這並不是讓她感到吃驚的地方,她身側的白衣男子,不羈而邪魅的笑意在不經意的流轉中,又帶出了絲絲不容逼視的威勢,讓金妍珠只看了幾眼,便不敢再深探。

“哈哈,這一局,你們輸了!”

河岸上傳來了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金妍珠眯起眸子,循着聲音望去,待看清那張臉後,渾身僵硬得只剩下驚訝和不可置信。

怎麼可能,阿兄怎麼會跟她在州府?

阿兄怎麼可能帶着她一起遊山玩水?

“啊……”金妍珠驚呼了一聲,旋即又緊緊地捂住了嘴巴。

林氏剛要眯上眼打會兒盹,便被金妍珠的驚呼聲嚇了一跳,驚慌地詢問道:“怎麼了這是?”

“母親,你快看……”金妍珠纖長的手指指着護城河的方向,吶吶道:“那個是不是阿兄和清風苑的呆兒?是不是?”

林氏移坐過去,豐潤的身體貼在車廂內壁上,黑眸緊緊的凝着遠處,臉色瞬間陰沉了起來。

“她怎麼也來州府了?是誰讓她來的?”看着金子和金昊欽在一起,林氏心中已經瞭然,只不過她似乎還是不願相信,不由咬牙喃喃低問一句。

“還能有誰?定是她這個不祥人自個兒來找阿兄的,哼,也不想想阿兄公務有多麼的繁忙,她倒好,纏着阿兄帶她遊山玩水。母親,都是父親慣得她,都快無法無天了都,父親事事依着她,可後院可是您掌管着的,她竟私自出門,連知會您一聲都沒有,顯然是沒有將您放在眼裏!”金妍珠撇着嘴,心中的妒怒之火熊熊燃起。

林氏因着女兒的話,更是氣得整個身子都在發抖,她想要仗背後有父親撐腰,就想逆天,真是太天真了。

“這個小蹄子….. 自打醒來後,我就沒舒心過!” 總裁的天價契約 林氏咬牙,“我倒是要看看,是誰給她的權利,竟敢私自出府……”

馬車往前小跑起來,護城河已經漸漸遠去,金妍珠恨恨地放下簾子,一雙明亮的眸子裏有氤氳而起的水霧,感覺自己似乎又被生生拿走了一樣屬於自己的東西,心裏極難受,極痛苦……

ps:

醫律上架這兩天,千語得到了很多親們的大力支持,心裏滿滿的都是感動和感恩。謝謝你們如此厚愛,千語都記在心裏了!

感謝夜雪初霽0407飄紅仙葩,感謝md12,雪の妖精,龍吟月,沐沐格子,飄過的浪花,北辰若殤,tikitaka打賞和氏璧!感謝小小豬妹的生日蛋糕,替哥哥感謝!

感謝米蟲人生,櫻桃小妹妹,myzhysky ,大大好男人,獨奏二胡打賞桃花扇。

感謝,子伽,興語,錯花心,元慕,紫如妍,花草君君打賞香囊。

感謝夜~凌雲,影子消失了tiki,v天洛c,槐十九,浮萍姐姐,暮雪醉漁,肥貓愛吃糖,飯飯飯糰子,橫斷江山,素年槿時,希憂袇,門前買菜的老奶奶,慕容雲娜,醉夢難醒2012,小刀郡主打賞平安符!

感謝所有親們的粉紅票票,月底千語會開一個粉紅名章感謝你們! 看到白昕準備好了,墨九狸這才拿出藥液,開始一點點的塗抹在白昕的身上,白昕慶幸自己先一步去回想當初的畫面,否則真的是會被疼死的,嘴裡的毛巾在墨九狸動手的一刻,就被白昕死死咬住了……

白昕甚至覺得牙齒都要被自己咬碎了!

疼……

無盡的疼……

無法忍受的疼痛,蔓延在白昕的後背,甚至全身,之前經歷過每次墨九狸換藥時的疼痛,跟這一次比起來,簡直是不值一提啊!

白昕這一次徹底知道了什麼是真正的痛,那種無法形容只想去死的感覺那麼清楚深刻,險些失去意識……

「白昕,那些雪狼是如何對你的,你忘記了嗎?」墨九狸看到白昕的意識虛弱,急忙神識提醒著白昕道。

墨九狸的聲音如同一聲炸雷,在白昕的識海中炸開,瞬間一些被白昕模糊的畫面慢慢清晰,白昕的恨意和憤怒也跟著爆發了出來,連後背的痛都能輕微的忽略了……

白昕恨,白昕怒……

墨九狸感應到白昕憤怒和仇恨的氣息,加快手裡的動作,趁著白昕回想過去,憤怒仇恨的時候,快速的將藥液全部塗抹在白昕多的後背上,然後拿出另外一瓶綠色的藥液,再次塗抹上去……

墨九狸看著還未昏迷,神智清晰的白皙,輕輕的鬆了一口氣,停頓了片刻后,拿下白昕嘴裡的毛巾,喂白昕服下一顆丹藥,然後白昕這才疲憊的睡了過去……

墨九狸拿出一個白色的帆布,兩側有銀針支撐起來,帆布和白昕的後背留著距離的,將白昕的身體罩在其中,這樣白老等人也能進來看白昕!

因為墨九狸和白昕商量過了,為了不讓白老和江老擔心,並沒有告訴他們療傷的事情,所以白老和江老只是以為墨九狸還是在給白昕換藥的……

等到墨九狸出來,白老就急著進來看完白昕了,結果發現女兒趴著睡著了,白老也沒多想,只以為是白昕疼的累了,睡了過去,畢竟之前每一次換藥的時候,白老和江老和白昕聊天的時候,白昕都說很疼的……

白老想到了之前女兒跟自己說的話,於是來到墨九狸面前說道:「狸丫頭啊,這是七星天葉草,本來早就該給你的,你一直忙著給昕兒治療,我都給忘記了,前幾天昕兒特別叮囑我,讓我把這個快點給你呢!」

墨九狸見狀也沒矯情,直接收下白老遞過來的錦盒說道:「那就謝謝白老了!」

「該說謝謝的是我啊,如果不是遇到你,昕兒怕是還不知道能不能醒來啊!」白老看著墨九狸由衷的說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