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是巫同鋒!」

司徒雲等人聽到巫同鋒的聲音以後,臉色大變。

不是說非苗疆生死存亡的時候,化境大能不出世嘛?怎麼現在巫同鋒會出關!

若是巫同鋒不知道這件事情,司徒雲還沒有什麼好忌憚的,但是現在巫同鋒出關,並且聲傳天下,整個苗疆幾乎都在剎那沸騰了!

巫同鋒啊!那在苗疆就是神!

「拜見巫神!」

巫同鋒在苗疆是神!一剎那,幾乎所有的苗疆人在巫同鋒的威壓下,不由自主地跪在了地上,五體投地,最大的禮儀,迎接他們心中的神出關,一睹霸氣無雙的風采!

「轟!」

四周的空氣突然暴動了起來,眾人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苗寨後面那座高聳入雲的山峰。

此時,山峰前竟然出現了一人踏空而來!

踏空而行,化境之境!

「那就是巫同鋒?!」

董宇豪看到了來人,小聲的說話。

化境大能不可辱,哪怕董宇豪背後的師門也不弱,但是自己若是言語過失得罪了巫同鋒,被巫同鋒斬殺,哪怕他是天驕,董宇豪背後的師門也沒有理由追究。

不為什麼,就憑著化境這兩個字便是足夠!

巫同鋒踏空而來,氣勢恢宏。

樹榦上一直閉眼悠閑的酒劍仙感受到了巫同鋒身上的氣勢,緩緩睜開了眼,看向了巫同鋒的方向。

「沒想到這麼多年,你倒是有些長進啊!」

酒劍仙微微一笑,便是一揚手中的酒葫蘆,繼續喝酒道。

「誰要殺老夫的徒弟!」

巫同鋒踏空而來,懸浮在空中,目光掃視而下,強大的威壓讓眾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就是化境大能的厲害嘛?

踏空而行,勁氣外放!

「師傅,救我!」

秋水寒看到自己的師傅出關以後,眼眶中瞬間蹦出淚水,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樣子。

「好徒兒,不要哭,師傅出來了!讓你受苦了!誰欺負你的,師傅就來幫你報仇!」

看到秋水寒這個樣子,巫同鋒竟然是露出少有的溫柔。

彷彿就是一個長輩看待自己的子女一般。

「………」

眾人看著秋水寒這個樣子,心裡那是不知道問候了她多少代祖宗了!

這女人還真的是個女表啊!

這演技,不去拿個奧斯卡小金人那都對不起你這個眼淚! 畫面終於破碎了,李肅他也恢復了過來,他知道,自己剛纔都是在回憶,只是那感覺,真的太清晰了,就算是回憶,也不帶這麼真的說,所以,李肅他估計,這是魔王的圈套,但魔王它爲什麼要這麼做呢,這麼做,到底對它來說。

對它來說有什麼好處呢,又有什麼陰謀呢,李肅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甚至是,他到現在爲止,都還不知道,自己這到底是第二階段,還是已經到了第三階段,魔王它丫的,也不給點提示了,雖然李肅他不是這樣想的,但是。

但是大家說說,是不是這個理,是不是該說魔王它丫的,你說你,好歹也給點提示啊,到底是第二階段,還是第三階段嘛,還有最大的問題就是,這回憶,它到底又是怎麼一回事,難道說,每個到了第十次任務的任務參與者。

都是這樣嗎,還是,現在的謎團很多,李肅他是一點兒都不知道,唯一看透真相的,是一個外表看似兇惡,實則內心也兇惡的魔王,等等,不對,不應該這麼說,應該說是,唯一知道真相的,就只有魔王它一個“人”了,而它。

而它又會到什麼時候才說呢,這可是李肅他最想知道的,因爲,他現在心裏面的謎團很多,但又無可奈何,只有等,等魔王告訴自己,到底自己能不能打敗魔王,如果是在任務世界裏打敗魔王的話,那麼自己該怎麼回去,自己還。

自己和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到底還能不能順利的回去,回到現實世界裏,會不會魔王一死,任務世界就馬上瓦解,但到那時候,能否回去,就成了一個大問題,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如果魔王它被消滅了,那麼任務世界裏的。

任務世界裏的其他邪物,會不會就不再受魔王它的限制了,從而變得兇猛無比,像:殭屍,之前肯定還有殭屍沒有被消滅掉,然後就是鬼魂,妖怪,以及連李肅都無法對付的大蟒蛇,大水蟒等等,要是它們真的全部都出來的話。

那任務世界就將永遠的變成了無人之地,但魔王被消滅了的話,那麼之後應該也沒有人會再進入任務世界了,任務參與者沒死的,以後也都不用再進入任務世界了,只是可惜了李肅一等人,如果所有的邪物真的都出來的話,那麼。

那麼無需質疑,李肅他也是百分百會死的,會死在任務世界裏的,先不說大蟒蛇,就說說那麼多的妖魔鬼怪,李肅他一個人,他怎麼可能應付得過來,到最後一定是耗完靈力,然後死去,至於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估計不是死在。

不是死在妖魔鬼怪的手上,那麼就是死在大蟒蛇的口裏,雖然說,人固有一死,早死晚死,都是要死,但是,誰也不想死得那麼年輕嘛,死得那麼早嘛,儘管生活不易,但也有苦有甜,一句話就是,有,總比沒有要好,活着,總。

總比死了要好,這就是真理,如果沒有了生命,那麼我們能幹嘛,難道還真的組隊打麻將啊,拿土做牌,那當然是,這個誰又知道呢,是吧,所以,任務參與者是沒有一個想死的,如果真的想死的話,那麼他們早就死在現實世界。

現實世界裏,也根本沒必要進來任務世界裏擔驚受怕,最後也是一樣,難逃一死,那麼又何必呢,求生的慾望,在任務世界裏,是最能體現出來了,那麼無奈,無助,害怕,擔心,着急,緊張的心情,無疑不是想活下去,那還有。

那還有什麼,就是因爲想要活下去,所以任務參與者們才那麼無奈、無助、害怕、擔心、着急以及緊張,目的只有一個,只要自己能活着離開任務世界,就比什麼都強,怕的就是,自己不能再回到現實世界裏了,李肅他曾經也。

他曾經也擔心過自己不能活着回到現實世界了,那時候,他的心裏面,也是非常害怕的,只是他沒有和別人說罷了,但不代表,他就沒有害怕過,就沒有擔心過,其實他也是人,他也是會害怕的,但,之前也說了,在任務世界裏。

在任務世界裏害怕又有什麼用呢,還不是一樣得,得去完成任務,然後希望能夠再回到現實世界裏,多活一天,也許沒有多大的用,但是對於任務參與者來說,一天都是那麼的奢望,只要魔王它說了,只要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

它說了,什麼時候進任務世界,也就代表了,可能生命已經進入了倒計時,甚至是,自己還不知道,也許,有的任務參與者們,他們知道,但是,也有的任務參與者們,他們是不知道的,他們真的是不知道的,還以爲自己能夠再。

再回到現實世界中來,但其實呢,就死在了任務世界裏,並且從此以後,再也不可能回到現實世界裏了,原來的世界,是那麼的美好,是那麼的和諧,可任務世界,卻又是那麼的可怕,那麼的兇險,時不時丟命,那也不是沒有。

沒有可能的,只要運氣稍微不好一點,可能就死了,在任務世界裏死掉,是沒有過多的原因的,也是沒有過多的解釋的,就看你運氣好不好了,任務參與者對此,尤其是資深的任務參與者,對此是非常瞭解的,死亡,它是任務。

它是任務世界的代言詞,恐怖驚悚危險,它們當然也是,但最後的結果,還是得回到死亡二字這上面來,所以,死亡二字最重要,有驚無險,那是不可能的,至少在任務世界裏,是不可能的,智慧加運氣,是在任務世界裏活命的。

活命的唯一手段,李肅、鄭志平,他們二人無疑就是這樣的人,靠自己的智慧與運氣活了下來,鄭志平他還沒有道法,身手也沒有李肅他好,所以他活下來的手段,就真的是全憑智慧和運氣了,他的大腦,想生路是最好不過了。

“小哥哥,我來了”,突然聽到自己身後有人說話,於是李肅回過頭去,準備想看一下,她是不是葉黎,那麼到底。 秋水寒看到巫同鋒出關,演技爆表,但是她的演技之下,卻是給了秦穆然等一眾人巨大的壓力。

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化勁之境啊!是整個苗疆的神話啊!

怎麼就真的出關了呢!

「徒兒,是誰要殺你?」

巫同鋒看著秋水寒,溫柔地問道。

但是看向眾人的目光卻是不善,更有無形的威壓而來。

「那個…..巫老,沒人要殺聖女,都是誤會,誤會。」

司徒雲看到巫同鋒后,神態便是又一個翻轉,竟然是直接認慫了起來。

「哼!」

巫同鋒冷哼一聲,眾人以為巫同鋒無視司徒雲的時候,卻是看到,司徒雲整個人如同遭受到了疾馳的轎車撞擊一般,整個人倒飛了出去,在半空中炸開,成為了一片血霧!

「這………」

巫同鋒的殺伐果斷,令眾人忍不住倒吸冷氣。

「我和我徒弟說話,什麼時候輪到你這種垃圾來插嘴!」

巫同鋒目光掃視了在場的人一圈,似乎再有人敢輕易插話,司徒雲就是他們的下場!

一時間,整個苗寨都在巫同鋒強勢的氣場下靜若寒蟬,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個!

「師尊,就是這群人,殺上了苗寨,連嚴飛英長老都被他們殺死了!這群人都是朝廷的鷹犬,他們想要徹底覆滅我們苗疆,吞併我們苗疆,甚至,連我都要殺了!請師尊做主!」

秋水寒言語懇切,一副被逼的走投無路的樣子。

「哼!當年,我們古武界看在老神仙的面子上與朝廷簽訂了條約,古武界與世俗界互不干預,現在條約的時限快到了,古武界還沒有動作,他朝廷就這麼迫不及待了嗎?」

巫同鋒看著秦穆然等人,冷冷地問道。

「巫老,我想,這件事,你不能光聽你徒弟的一面之詞吧!」

哪怕對面是堂堂化勁之境的巫同鋒,秦穆然心裡依舊沒有什麼好怕的。

化勁而已,秦穆然若是真的被逼急了,未嘗不是不可以和化勁一戰!

再說了,有酒劍仙在,現在化勁大能巫同鋒出手,他也不會坐視不管。

「你是誰!一個小小的暗勁中期也敢跟本尊說話!」

巫同鋒瞥了一眼秦穆然,不屑地說道。

「師尊,就是他帶著龍之守護的人殺上來的,始作俑者就是他!嚴長老也是被他殺死的!」

秋水寒指著秦穆然,憤怒地說道。

此時的她,恨不得要將秦穆然給生吞活剝了。

有巫同鋒在,秋水寒根本就沒有什麼怕的。

「沒想到一個小小的暗勁中期的螻蟻也敢來挑戰我苗疆的威信!哼!今天,哪怕你是龍之守護的人,冒犯我苗寨,也只能死!」

巫同鋒的眼眸之中突然爆發出一股殺氣,周圍的氣溫再一次的冷了下來。

一股無形的威壓向著秦穆然碾壓而去,這個時候,秦穆然還沒有感覺到,但是他的體內,《元龍訣》的功法卻是在秦穆然沒有操縱之下,陡然運轉起來,周身形成一道場域,與這道無形的威壓對抗。

當秦穆然覺察到體內的古武心法運轉以後,這才感受到周圍氣壓的變化。

不由得膽戰心驚,化境大能的殺人於無形還真就不是說著玩玩的。

若不是自己修鍊的《元龍訣》乃是軒轅黃帝的傳承,更是頂級的功法,個中玄妙無法探究,恐怕現在的自己也就跟司徒雲一般,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化勁之境,勁氣外放,難怪化勁之下皆為螻蟻,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會怎麼死,可能你還笑著呢,人就涼了!

「嗯?」

巫同鋒見自己的威壓竟然沒有能夠讓秦穆然受傷,反而是被他給抵擋了下來,有些意外。

「小子,你倒是讓我意外啊!」

巫同鋒上下打量著秦穆然,一雙深邃不見底的眼眸令人恐懼。

「呵呵!是嗎?那就一戰吧!」

秦穆然也是個不怕事的主。

本來他就懷疑自己的戰力如今能夠對抗化勁之境的大能,一直以來,他也沒怎麼遇到過化勁,現在有這麼一個化勁送上門來,不上白不上。

就算自己打不過,不還是有酒劍仙在呢!

所以,秦穆然沒有任何的憂慮。

只是,秦穆然沒有,不代表其他的人沒有啊。尤其是所有人聽到秦穆然一個暗勁中期的人,竟然要挑戰化勁之境的大能,更是一個個嚇得下巴都要脫臼了。

直到現在,眾人還沉浸在剛才秦穆然以暗勁中期的修為斬殺了暗勁巔峰的嚴飛英的震驚之中,但是現在,他竟然主動要挑戰巫同鋒,他是不是瘋了!

斬殺嚴飛英,跨越了兩個大境界,他們還能夠勉強接受,但是現在的巫同鋒那可是老牌的化勁大能啊!

那可是化勁啊!哪怕你是暗勁巔峰,一日沒有踏入化勁,在化勁之下依舊是隨意震殺!

「初生牛犢不怕虎啊!老夫這麼多年沒有行走古武界,恐怕已經很多人都忘記老夫的名號了!罷了,今日就殺了你們來正名,我要殺雞儆猴,讓別人都知道,我苗疆無人能惹!」

說著,巫同鋒的眼中爆發出了一抹殺意。

「轟!」

巫同鋒一步踏出,言出法隨,一記掌刀凌空劈下,攜帶著滾滾掌風,打的空氣都呼呼作響。

他的這一掌刀,其中蘊藏著勁氣,化勁之境,勁氣外放,此時,他們的打鬥已經不再像暗勁之境那般只能夠凝聚於拳腳之中,而是能夠覆蓋在表面。

巫同鋒的這一掌,樸實無華,但是卻威力巨大,眾人看著他這一掌,感覺四周的空氣都開始變得稀薄,連呼吸都開始變得急促起來,那滾滾威壓襲來,即便現在是深冬,額頭上依舊不由自主地流出了汗水。

「嘭!」

巫同鋒掌刀落下,空氣發出一聲爆響。

秦穆然目光一寒,臉上閃過一抹凝重。

一交手,秦穆然才真的發現,自己真的是小看了化勁之境的大能!

即便是隨意的一擊,秦穆然都感覺自己必須要全力以赴,否則的話,還就真的不能夠撐過來。

「元龍拳!」

秦穆然怒吼一聲,以他為中心,也是一層氣場爆發而出,氣勢滔天,秦穆然體內,丹田之中的勁氣瘋狂地朝著秦穆然的拳頭聚攏,當勁氣凝聚到了極點以後,甚至秦穆然都感覺自己有些承受不住時,他猛地一拳轟擊了出去。

「昂……..」

元龍虛影在空中閃現而出,一道悠長明亮的龍吟聲傳遍整個苗寨。

「天級武技!」

巫同鋒的掌刀虛影劈出,當看到秦穆然打出元龍拳的虛影以後,眼睛也是不由自主地瞪大了,不過這種變化只是一閃而過,很快他便是收斂了起來。

武技能夠打出虛影,除了自身的實力達到了化勁之境,能夠將內勁外放形成虛影,剩下的那就只能夠是天級武技才會產生這樣的效果!

巫同鋒怎麼都不會想到,連他都沒有辦法得到的天級武技,秦穆然這個年輕人竟然會有!

難道,他是某個古武大勢力的傳人?

巫同鋒的心中一時間,無數的想法有如放電影般地在腦海里閃過。 那麼到底她是不是葉黎呢,如果她不是葉黎,那麼她又會是誰呢,李肅的心裏,當然是希望她就是葉黎的,但要如果真的不是,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在任務世界裏,千變萬化,但李肅是誰,他可是道法高深的道士,要如果。

要如果身後的不是葉黎,那麼李肅他早就知道是邪物了,問題是,李肅他沒有感覺到一絲的不對,所以,身後的,無疑就是葉黎了,現在,就等劉美熙了,只要劉美熙她快點出來,那麼第三階段的任務,就可以開始了,很明顯。

很明顯,現在還是在第二階段任務中,因爲,還有任務參與者沒有完成第二階段的任務,也沒有死去,那麼,等,唯有等了,其他的任務參與者,也只有等了,要不然還能做什麼呢,任務的進度,那是由魔王它來控制的,它說。

它說第二階段的任務完成了,那麼就是完成了,但它如果沒說的話,那麼現在就還是在第二階段的任務中,這是沒法改變的,葉黎,那個小丫頭,它竟然這麼快就出來了,看來她還是不錯的,本來還以爲她的膽子小,可沒想到。

可沒想到,她倒還比劉美熙先出來,那麼劉美熙現在到底在幹嘛呢,牆壁上的火把,此時有一根正被劉美熙她握在手上,那麼到底劉美熙她拿着火把有什麼用呢,只見她終於開始走了,沒錯的,劉美熙她終於開始走了,這是。

這是好事啊,好事情啊,要知道,之前劉美熙她是一直都沒有動的,就看着牆壁上的火把,現在更厲害了,火把都被她拿下來了一根,不過好在,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也沒有危險發生,那麼接下來,劉美熙她會順利的走完這。

走完這條路嗎,答案,很快就要知道了,劉美熙她手上拿着火把,腳下便走了起來,火把被劉美熙伸到前面,火把的長度,再加上劉美熙她手臂的長度,這差不多有一米還多一些,而劉美熙她也不急,她走得不快不慢,眼睛就。

眼睛就一直都是看着前方的,前方到底有什麼在等着劉美熙她呢,這個,大家也知道,就是那個刀片,那個快到讓人不會有一絲疼痛的刀片,真正達到了零痛苦的死亡,就是死狀有點不好看而已,死無全屍嘛,被分成了兩半嘛。

其它還是可以的,但,血腥還是有點兒血腥的,大家想想,好端端的一個人,就那樣的被分成了兩半,那麼,畫面絕對是慘不忍睹的,只是不幸的是,李肅、劉美熙以及葉黎,他們三人還看到了,都親眼看到了,在任務世界裏。

死真的就是一下子的事情,完全沒有預料,也沒有任何的提示,唯一知道任務參與者死了的是,那一地的血,以及被分成兩半的屍體,生命,在那一刻,是非常脆弱的,是脆弱到極致的,只是,秦風他的死,倒也不是死得那麼沒有。

那麼沒有意義,至少讓李肅、劉美熙以及葉黎三人知道了危機,知道了危險,從而他們三人就會變得更加的小心翼翼,所以,到現在爲止,李肅他還沒有死,葉黎她也沒有死,並且估計劉美熙她也不會死,但劉美熙她到底會不會。

會不會死,這個還是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秦風的提示,已經很明顯了,就是那個刀片嘛,只要躲過那個刀片的致命一擊,那麼之後就好了,之後就是一路走來就好,又沒有危險了,也沒有其他的什麼邪物,但是,這是建立在。

這是建立在沒有動牆壁上的火把的情況下,但是現在,劉美熙她動了牆壁上的火把,並且還把它拿到了手上,那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誰也不知道,最不知道的就是,劉美熙她到底是爲什麼,爲什麼要把牆壁上的火把拿下來。

這個纔是重點,這到底又是怎麼一回事呢,難道說,劉美熙她得到什麼提示了嗎,還是,要不然她爲什麼那麼大膽,竟然敢把牆壁上的火把拿下來,這是在作死嗎,還是在作死呢,鬼知道她到底在做什麼,好端端的,幹嘛要把。

要把牆壁上的火把拿下來,要不然的話,按之前那樣的說法,只要躲過了那個刀片的致命一擊,之後就好了啊,就可以無憂無慮了,大搖大擺的向前走,向前走去,反正沒有危險了,任魔王它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而不能有什麼。

有什麼小的動作,可是現在,結果就真的是不好說了,要說之後沒有一點點的危險,好像又有點不相信,但是要說,就因爲動了牆壁上的火把,然後生路、死路什麼的,就變了的話,那麼也不至於吧,魔王它真的要這麼坑嗎。

“嗯,你出來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看到真的是葉黎,李肅他的心裏面也很是開心,任務參與者已經不多了,只有三個了,不能再有人死掉了,李肅想來想去,也沒有想到什麼好的辦法,現在,也只有等劉美熙她了,等她。

等她出來之後,再看,第三階段的任務,到底會是什麼樣的任務,會不會李肅三人都得死在第三階段的任務中,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還是前功盡棄了,熬了這麼久,最後還是得死在第十次任務中,還是得死在第三階段中。

這,不是李肅他希望看到的,也不是葉黎和劉美熙她們二人所希望看到的,但是,魔王要人三更死,誰能留人到五更,李肅嗎,好像他也不能,他自身都難保,就別提是留其他人了,恢復道法又怎樣,能夠對付得了其他的妖魔鬼怪。

其他的妖魔鬼怪又怎樣,到頭來,還是鬥不過一個魔王,不說能夠救下所有的任務參與者們,但是最起碼,也要救一半吧,可現在,如果再死掉一個任務參與者,那麼,就超過一半了,五個任務參與者,到底到最後,能夠有幾個。

有幾個任務參與者活着回去,危險、恐怖、死亡,彷彿無時無刻都籠罩在李肅、劉美熙以及葉黎三個人的身上。 元龍虛影含怒而出,咆哮著,翻滾著,帶著天崩地裂的威勢朝著掌刀衝殺而去。

巫同鋒的掌刀虛影也是強大,重劍無鋒,頗有崩碎天地的趨勢。

元龍虛影與掌刀虛影碰撞,元龍揮舞著龍爪想要抓住掌刀,將其捏碎在爪心之中。

只是,掌刀的霸道刀氣也不甘示弱,當元龍的龍爪快要靠近的時候,無數的刀氣爆發而出,有如煙花般爆炸綻放,崩碎了元龍的龍爪。

元龍龍爪被崩碎,發出一聲怒吼,隨後,龐大的龍軀翻滾著,竟然是繞開了掌刀的鋒芒,纏繞在了掌刀之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