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裝廢土》第五百六十章:武器艙 只要一想到段瀟南,喬思語就格外頭疼!

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現在杞人憂天也沒什麼意義!

如果說顧家的元宵節其樂融融無比溫馨,那靳家的元宵節可謂是一片清冷。

如果說顧家的元宵節過的其樂融融無比溫馨,那靳家的元宵節可謂是一片清冷。

靳子塵為了王湘玲的事情操碎了心,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晚上十點多了,此時靳元東和小皮蛋已經睡了,靳子塵走進大廳的時候,穿著一身紅色毛呢大衣,打扮妖冶的楚可可正坐在沙發上抽煙,而沙發旁放著一個小行李箱。

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楚可可后,靳子塵一言不發地走向了洗手間。

很累,很疲憊,他只想洗個澡好好睡一覺。

「靳子塵,我們離婚吧……」

楚可可冰冷到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成功的阻止了靳子塵去往洗手間的腳步,他沒有絲毫震驚也沒有絲毫表情的轉過頭看向了她,「你認真的?」

楚可可冷笑了一聲,「你看我現在很像開玩笑的嗎?」說著,眼睛掃了掃地上的行李箱。

靳子塵只是沉默了三秒,「既然你已經決定離婚,想必離婚協議書都已經準備好了吧?」

「桌上!」

垂眸往桌子上一看,果然放著一封協議和一支筆,靳子塵沒有再說話,而是走到沙發旁坐下拿起了筆,想簽名的時候手卻突然頓了一下,「離婚可以,小皮蛋必須是我的。」

「呵……當然是你的,我也沒想過要把他帶走,都離了婚,我可不想帶個累贅在身邊!」

累贅!?

靳子塵的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但還是什麼都沒說,便簽了字。

看到靳子塵如此乾淨利落的簽了字,楚可可心底無比憤怒,一回家明明看到她已經收拾好了行李卻不聞不問。她提了離婚,他甚至不問緣由,沒做任何挽留就簽了字,還真是夠絕情的!

在靳子塵簽完自己的名字準備去洗手間的時候,楚可可突然叫住了他,「你就不問問我為什麼和你離婚?」

「不需要……」

與其說不問是靳子塵根本就不在乎亦或是跟楚可可結婚的那一天,他早就想到這一天遲早會到來。現在離了婚對他來說也是一種解脫。

靳子塵冷冰冰的態度完全激怒了楚可可,看著他快要走進浴室,她幾步衝過去一把將靳子塵推倒在牆壁上,一張嫵媚的臉有些猙獰可怖,「我最討厭你這副要死不活的樣子,我們認識以來,你關心過我嗎?愛過我嗎?要便是王湘玲逼你,要不是看在小皮蛋的份兒上你會跟我結婚嗎?就算我們結婚以後,你腦子裡裝的都是喬思語,甚至在我們做|愛的時候喊的是喬思語的名字,你不噁心我還噁心呢……」

冷冷地推開楚可可,靳子塵淡淡道:「說完了?」

「你……」楚可可突然怒極反笑,「沒有!靳子塵,看到你現在這樣,我還是挺可憐你的,不如我大發慈悲告訴你一個秘密吧,其實三年前,你跟喬思語剛結婚那會兒,我們根本就沒上過床……」

。 唐式勛的指責把馮天魁氣樂了,老子還沒給你們幾個爛賬開炮,你們就先把炮口對準老子,真以為馮大炮的綽號是白叫的。

軍事法庭的秘密審判老子都不怕,你幾個想跟何應欽學,還嫩點。

「靠著親信控制下面士兵,你們那點手段,都是人家委員長玩剩下的,我給你說,光成為黃埔四期以前的將領,除了上供領導,溜須拍馬,唯命是從,都只能成為四大家族的狗。要想著真正吃肉,得學會投胎,投胎進了四大家族,嫡系公子,想打仗不缺後勤,不缺炮灰,想玩女人有人送上門,啥品種都有,羨慕不?」

馮大炮一張利嘴,大的臉都裝不下了。

指揮部將領們鬨笑起來,連劉湘也忍俊不已,劉紫曼在旁邊都記錄不下去了,只有唐式勛的臉,紅一陣白一陣的。

他好歹是集團軍高級參謀,連集團軍參謀長周從化也要給唐式勛幾分臉面,馮天魁,周小山初來乍到,怎麼算也是集團軍所屬部隊。

還是康澤說對了,這六十六軍加上馮天魁就是跟攪屎棍,誰管誰倒霉。

看著堂弟被懟,唐式遵不得不站出來。

「天魁,式勛好歹是集團軍高級參謀,少將軍銜,你作為二十二集團軍所屬部隊,要尊重長官?」

「唐副司令,你這也是學的黃埔軍吧?在我們四川,川軍拳頭大才是道理,要收編比人部隊,就得拉出來干一仗,我這裡有份川軍將領聯名的電報,你看一下,是不是把安插進范紹增軍隊的親信給撤出來,把部隊交給人家直接指揮?」

馮天魁正愁找不到機會跟唐式遵開炮,舉著刀叉等著你上門,看著這蠢豬湊上來,順手拿出船上準備的東西,心裡都樂開花了。

別說馮天魁心裡發笑,連劉湘跟潘文華也對視一眼,唐式遵怕是沒想到馮天魁預謀已久的吧。

「整編的命令是軍委會下的,我執行的是軍令,憑什麼?」

唐式遵都沒接馮天魁遞過來的電報,火一下子上來了。

「就是,你算老幾,也不看看才跟大帥幾天,當初我們哥兩跟著大帥打仗的時候,你在窩在永州那個犄角旮旯當營長!」

唐式勛也趕緊抓住機會,猛的一拍桌子,跟著唐式遵一起攻擊馮天魁。

這兩個狗日,都是跟著劉湘起家的兵,最拿得出手的,就是資歷了。

「給你們臉不要了是吧?」

馮天魁好不猶豫的把桌子拍回去。

「唐式遵,你還真是瘟豬,四川人的眼睛雪亮的,綽號沒有取錯,大帥有心扶你上位,你狗日的是爛泥扶不上牆的。你對得起大帥一番苦心嗎?」

「既然范紹增所屬部隊,編入了二十三集團軍,他本人也劃到你們軍做副軍長,照我們川軍的習慣,就應該善待,袍哥人家,千里出川抗戰,出門在外都是兄弟,你看人家鄧錫候是怎麼做的,孫震劃到二十三集團軍,他不僅沒有吞併孫震一個兵,反而把自己部隊交給孫震做前線指揮。孫震人前人後,都得說鄧長官的好,軍令從來不打折扣,你再看看你?說人家范紹增是川軍叛徒,臉呢?就你這番所作所為,川軍那麼多小軍閥,誰敢把部隊交給你指揮?我們川軍怎麼團結抗日?」

「老子是集團軍副司令,別說執行軍委會軍令調動軍官,就是自己想動,也是我的權利,有本事你讓軍委會給你任命一個集團軍副司令,大帥都沒開口,關你馮天魁屁事?」

唐式遵頗有些執迷不悟的味道。

周小山看著劉湘笑眯眯的沒有說話,把頭又轉向馮天魁,急的想踹他一腳,這種傻逼,這個時候還護著。

「集團軍副司令的位置,只能嚇唬耗子,本來我不想管,也不關我的事情,可是你唐式遵為了上位,不擇手段,連我們大帥都想謀害,老子就不能不管了!」

馮天魁毛了,手槍子彈上膛,直接把唐式遵對著。

一副要鋤奸的架勢,嚇了唐式遵兄弟一大跳。

二十三集團軍抵達蕪湖小半個月了。

這裡算是唐式遵地盤,他的衛隊長見勢力不對,集團軍警衛紛紛進來,用槍把馮天魁指著。

「看吧,大帥,我就說這是個小人,謀害你,就是為了奪權,兵都派到高級軍事會議上了,是兵諫啊?蕪湖事變啊?劃出個道來,我看今天倒是看你怎麼準備把我們這幫將領一網打盡。」

馮天魁把保險關了,槍往會議室中間桌子上一扔,一屁股在板凳上坐下來。

進來的衛兵好不尷尬。

看著趙沛詩和田隊長不善的臉色,趕緊把槍放下。

「大帥,他馮天魁血口噴人?」

唐式遵臉紅一陣白一陣的,非常難看,他急了,他所仰仗的,無非在劉湘身邊資歷老而已,謀害大帥這頂帽子下來,誰他娘的扛得住。

他也不想想,自己派人去說范紹增是川軍叛徒,人家什麼感覺。

「我血口噴人,大帥到永州,那次不是我跟周小山代酒,他的胃病是老毛病了,你敢說你不知道,大帥從南京不遠趕來,你特娘的就用酒當毒藥把大帥毒倒,還不去武漢陪著,險些讓戴笠殺了大帥,你不是著急上位,不擇手段,無恥的川軍叛徒,是什麼?」

馮天魁雖說坐下來了,嘴巴依舊沒有停下。

「還我算老幾,我當然不算老幾,不會打著忠心耿耿的幌子把大帥往死里整,還口口聲聲老兄弟,我呸。」

大戰在即,川軍本來應該以團結為重,可這混球也太不識時務了。

讓范紹增執掌他的嫡系,對於有點容忍之量的將領來說,就是一件屁大的事情,誰特娘的帶兵也要服從軍令。

這瘟豬倒好,拿著雞毛當令箭,抓著不放。

馮天魁的性格向來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一狠心,給把這傢伙逼到牆角了。

「知人知面不知心,唐二瘟,我看你是那瘟豬的面孔掩飾你骯髒的野心,這人一旦長起反骨來,就沒了良心,你也不想想,離開大帥,你狗屁不是,還恬不知恥的坐在這裡開會,吃大帥的,喝大帥的,還特娘做川軍叛徒,我呸,噁心!」

羅家烈,楚天舒吃驚的望著自家軍長。

這毒舌,有幾分周小山的風格,近朱者赤啊。

唐式遵兩兄弟根本說不過馮天魁。

事情發展到這步,別說潘文華詫異的把劉湘望著,連劉紫曼也望著劉湘,劉湘依舊沒有表態。

倒是范紹增看樂了,張大的嘴巴沒合攏,特娘的,不愧是馮大炮,唐式遵給自己潑的污水,全部給他潑回去了。

這人值得交往,待會試探個口風,能不能湊上去拜個把子。

「田隊長,他們還敢衝進高級軍事會議室動槍,那天參與跟大帥喝酒的,全部抓起來,一個個過關,祖宗八代都查清楚,老子要查戴笠安插在集團軍里的內奸!」路邊,溫柔隱晦的搖了搖頭,都怪陳萱,不然自己也和朱明月一樣天真可愛。

「公子,我不懂?」

「不懂沒關係,想喝嗎?」陳墨拿起桌上的酒杯問道。

朱明月咽了口口水,說道:「公子你不能把我當小孩,再說哪有給小孩喂酒喝的。」

「你別說,給嬰兒喂白酒的都有。」

《詭異復甦:我成了最後一個鎮守使》第175章:不能激動就忘了名字 通過大屏幕,可以看到,這五人組開始行動了。

頓時,眾人眼前一陣發亮,非常期待這些傢伙帶來的驚喜。

他們發現,前面都是巡視的人,各種明崗與暗崗,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

突然,趙宗柏下命令道:「打開電子地圖,看看藍軍的防禦。」

「是。」

通訊參謀點點頭,立刻調整參數,將電子地圖播放出來。

下一刻,在場的人看著地圖的上的標註,全都大吃一驚。

尼瑪,好大手筆!

藍軍的防禦系統好像鐵桶一般,四道防線,與暗崗交錯,密密麻麻,一個角落都不放過。

看完地圖,龍戰非常滿意,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以藍軍這個固若金湯的防守程度,就算地獄火預備隊的人實力再強,滲透能力再好,都會驚動這些人,然後,瞬間被包圍,乃至被剿滅。

強行滲透?這不可能!對方的下場只有一個,驚動藍軍,然後陷入重重包圍,。

這個時候,龍戰心情很激動,巴不得江小魚等人趕緊進攻,被團滅。

至於那些高級軍官們,看到地圖之後,也知道這五人組的結局註定了。

然而,下一刻,他們看到江小魚等人的動作,都一臉疑惑地驚呼了起來。

「這些傢伙在幹什麼?化妝嗎?」

「沒錯,看起來,好像是這樣。」

「不是在打仗嗎?化妝有什麼用?這不是瞎搞嗎?」

聽到這些議論聲,陳凌並不理會,眉頭一動,看著江小魚等人的動作,微微一笑。

看來,這些傢伙要出大招了。

這時,眾人看到,這五人開始換制服,還拿出手套戴上去,甚至還帶頭盔。

等這些傢伙換裝完畢后,眾人才看清楚對方的打扮,嘴角都抽搐了起來。

而龍牙基地的人直接臉色一沉,氣得肺部都炸了,開始咳嗽起來。

太不要臉了!

這是糾察隊?

白頭盔,制服,手套,這……特么完全就是部隊糾察的全套裝備!

龍牙的人一肚子無語。

真的夠無恥的!竟然玩這招!

糾察隊幹嘛的?不外乎就是,維護軍容風紀,維護軍車運行秩序和交通安全,維護軍隊聲譽與軍人權益,執行臨時巡視勤務。

要是普通士兵看到他們,就如同老鼠看到貓一樣,怕的要命,甚至一般軍官,心理也是一陣發慌。

這就等同學生時代,學生會抓紀律的那樣,一旦你不配合工作,隨隨便便寫上幾句,直接給你扣分,你都沒地兒哭去。

但是,他們發現,更過分的事情竟然還在後頭。

這些傢伙不知道從哪裡拿出紙筆,再經過一番偽裝后,一個個裝模作樣,看起來與正常的糾察隊沒什麼兩樣。

隨後,這些傢伙全都神色嚴肅,慢慢地朝著前方走過去。

蹬蹬。

一路過去,江小魚等人並不打算掩飾,而是大搖大擺地走著。

路口的人看到他們這個陣仗,紛紛愣了一下,一臉不可思議。

見鬼了,演習有抓紀律的。

要知道,這些人就好像神秘人一樣的存在,平時很難見到,但是一旦見到,要麼是來宣布重要消息,要麼是來揪你錯誤的。

唰。

這些士兵反應過來后,趕緊昂首挺胸,迅速整理軍容軍貌。

突然,江小魚走過來,罵人道:「卧槽!你們幾個什麼態度?站崗還聊天啊,像什麼樣?告訴我,哪個連隊,我要登記一下,還有,武裝帶也不扎,成何體統……」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