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寫意是第二天下午去看望的傅斯晟母親李亞楠。

李亞楠和兒子的性格相差很大,兒子就一典型的二世祖,母親卻很嫻靜,很優雅,因為住院倒也沒看出貴婦性標籤,但,人很隨和。

陸寫意也只待了不到十分鐘就來電話了,是江東平,她點頭出去接了個電話。江東平來了,問她什麼時候回病房。

陸寫意跟傅家母子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傅斯晟送她出門。

「老江來了?」

陸寫意說「嗯,剛來,我先下去了,你快去照顧阿姨吧!」

陸紹勛不理江東平,所以,他在門外站着。

「怎麼不進去啊!」陸寫意看見江東平時道。

江東平上上下下打量陸寫意,「怎麼不請個護工?」人都累的快要認不出來了,這也是傅斯晟把她當成路人甲的原因吧!

陸寫意故意說:「窮。」

江東平「……」

下一瞬,陸寫意拉住男人的手,「你怎麼不進去啊?」

江東平看了眼身後,「你弟不理我。」

「他就是個小屁孩,你被跟他一般見識,進來吧!」陸寫意拉着江東平進門。

陸紹勛撇嘴,完全不想搭理江東平的樣子。

其實,陸紹勛不是那種刻薄的人,他肯定在生氣前幾天,江東平不接陸寫意電話,不回她微信的事。

江東平和傅斯晟的性子不同,別人不理他,他是絕對不會想辦法跟你套近乎,哪怕這個人是女朋友唯一的親人,這就是直男癌晚期,陸寫意暫時也沒什麼良藥對他可醫。

陸紹勛不理他,江東平也不主動跟他說話,只向陸寫意問了陸紹勛的病情。

陸寫意把情況說了說,就說了出院后打算住這家醫院的康復機構,要住三個月。

江東平沒有問價格問題,只說:「這樣安排最好。」語落,他跟陸寫意說:「你先陪着紹勛,我去找主治醫師聊聊。」

陸寫意,「你認識譚醫生?」

江東平,「見了不就認識了。」

江東平離開后,陸紹勛才撇嘴,「就他?」

陸寫意臉色一沉,「他怎麼了?你覺着他配不上我?」

陸紹勛搖頭,「不是配不配得上的問題,是覺著……」陸紹勛撓頭,「不許罵我啊!就覺着你倆在一起,你屬於主動的那一個人,姐,感情里主動的那個人很累的哦!不過,我也沒經驗,就是胡說八道,你聽聽就好。

對了,他幹什麼工作的忙的連給你回微信的時間都沒有?不會背着你找別人了吧?」

陸寫意盯着陸紹勛看了會兒,「我記得你應該是見過他的吧!」

很早的時候,他送陸紹勛,在機場碰到了江東平,那次,陸紹勛應該見過他,不過,那個時候,她和江東平還不是情侶關係,只是,她暗戀人家而已。

陸紹勛,「我對他有沒興趣,將不見過有什麼關係?主要是你啊,傻姐!」

陸寫意瞪了眼陸紹勛,「他是盛世的副總。」

這次,陸紹勛還真挺震驚的,「就他?是盛世的副總?!」

「怎麼,他又不配了?」陸寫意譏諷道。

這臭小子也太狗眼看人了吧!

江東平哪裏入不得他的眼了?

「也是啊!他那一身行頭確實價值不菲,肯定不是打工族,還有那手錶,應該要我上好幾年班才能攢夠……」陸紹勛一個人嘀咕道。

陸寫意,「你一天懂得倒是多。一會兒對人家客氣點,他可是你未來姐夫。」

陸紹勛,「姐,你這臉皮什麼時候這麼厚的?」

門外的某人敲了敲開着的門,進來,笑看着陸寫意,道:「看來,我考核通過了?」

陸寫意想鑽地洞,氣的瞪了眼陸紹勛,尷尬的扣腳趾,說:「和他胡說的,你的考核期延長了。」

江東平的笑容一僵,說:「你隨意吧!現在不說這個,說說紹勛出院后的安排吧!我剛跟譚醫生溝通過了。」

陸寫意抿著唇不說話,之那麼看着江東平。

江東平無奈道:「盛世是這家醫院最大的股東。」

陸寫意「……」

陸紹勛?!

「你原來經常來這邊就是來處理這裏的事情?」陸寫意道。

江東平坐在沙發上,用陸紹勛的視角看,果然是上位者的傲視感!

「也不全是,還有其他基建項目。」江東平說完后,看向陸寫意,帶着控訴的意味,說:「我今天只吃了幾口飯。」 看到師父勃然大怒,丹峰的弟子都嚇得不輕。

在這些弟子看來,師父他老人家會輸給林天成,完全是因為林天成耍了一些小伎倆。

師父要是認真起來,林天成根本不可能贏得了。

所以他們當然希望師父能夠和林天成再比一次。

這樣的話,他們也就能夠把修鍊資源給贏回來了,而且還能贏回那丟失的面子。

畢竟,丹峰峰主和一個旋風剛入門的弟子比試,既然敗給了他,這樣的事情傳出去對丹峰也是很不好的。

可他們卻沒有想到,師父竟然會勃然大怒。

那個守門弟子唯唯諾諾的說道,「師,師父,林天成說,這一次任由師父選擇比賽的方式,只要師父贏了,他不僅把修鍊資源還給我們,他還甘願做您的弟子,而且他還保證下一次天榜爭霸賽,他必定奪得第一名。」

林天成給出的條件非常的誘惑,而且最主要的一點,想要怎麼個比法由師父說了算。

師父的煉丹術如此之高超,若是以練丹為比賽的方式,那丹峰豈不是穩贏了。

到那個時候,丹峰還用像現在一樣發愁沒有修鍊資源嗎?

大殿兩側的弟子,聽到這個消息全都震驚不已。

「吳師弟,林天成那小子當真這麼說?」

「是啊,是啊!那小子沒有騙我們吧!」

被稱為無師弟的守門弟子連忙搖頭道,「不會的,林天成就在山門前,這是他親口說的。」

丹峰的弟子們興奮不已,這林天成贏了一次之後竟然囂張狂妄到這種地步。

「師父,如果您不屑於和林天成比試的話,就讓大師兄代表我們丹峰出戰吧!」

「如果和林天成比試練丹術的話,大師兄必定能贏。」

徐龍連忙後撤了幾步,「要比你們去比,我才不去呢!」

正所謂吃一塹長一智。

上一次他幫師父吃毒丹,師父非但不感激自己,還想把自己往火坑裡推。

有了這次教訓之後,徐龍再也不敢做出頭鳥了。

丹峰峰主已經快要壓制不住心中的氣峰了,「住口,誰要是再多說一句,都給我滾下山去。」

頓時,整個丹峰大殿,鴉雀無聲。

上一次丹峰峰主說林天成使用了一些小伎倆,只不過是想保住自己的面子,這些個沒腦子的弟子竟然還信以為真。

林天成敢提出如此豐厚的條件,那肯定是有著絕對的把握的。

其實,丹峰峰主打心眼裡也不覺得林天成有這麼大的本事。

可經過上一次的比試之後,他多了一個心眼。

林天成這小子鬼的很,肯定沒那麼好對付。

要是再把修鍊資源輸給了他,這丹峰以後也沒有必要再設立了。

沒有了修鍊資源,丹峰弟子的修鍊速度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同時他們還無法煉製丹藥。

丹峰峰主總不至於再去乞討一次修鍊資源吧!

他對殿下的守門弟子喝道,「去,吳筱,把門外那兩個人趕走,就說我身體不適,不方便走動。」

大殿兩側的弟子再也不敢吭聲,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吳筱師弟離去。

「什麼?身體不適,不方便走動,這算什麼借口嘛!莫非是你們丹峰峰主認慫了?」許良眼睛瞪得大大的,有些氣憤的說道。

林師弟可是說了,要是真的贏得了那兩顆七品陰陽無極丹,就把其中的一顆分給自己。

許良當然得想辦法讓丹峰峰主和林天成比一場。

吳筱拔出了腰間的長劍,「你在胡說什麼,你敢詆毀我師父,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

「堂堂一個丹峰峰主,身體不適還不是隨便一顆丹藥就能解決的事情,不是認慫又是什麼?」許良向前邁出一步,挺著胸膛說道。

堂堂一個丹峰峰主,竟然被一個玄峰剛入門的弟子逼得不敢出門,許良也是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事情。

吳筱被氣的面紅耳赤,與另一名守門弟子朝著許良拔劍而去。

「找死!」

林天成趕忙上前勸架,「別打了,都給我住手。要不這樣吧!只要你師父願意跟我比一場,比賽的條件,比賽的方式全部由你師傅決定,你看如何?」

看到林天成彬彬有禮的樣子,吳筱這才稍稍舒了一口氣。

「哼,看在林師弟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這沒教養的計較。這樣吧,我再去問問師父,你們且在這裡候著。」

林天成都已經做出了這麼大的退讓,吳筱當然是希望師父能和林天成比上一場。

師父要真是一直縮在山門之中,這事要是傳了出去怕是對丹峰,對師父的名聲都不好。

許良轉過身來,有些氣憤地說道,「這丹峰峰主還真是個慫包軟蛋,要是換作別人,還至於嚇的門都不敢出嗎?」

其實這也不怪許良會這麼想,他要是親眼看到了林天成服下了一百顆六品絕命丹,他絕對能理解丹峰峰主的做法。

「放心吧,林師弟,你已經說出了這麼豐厚的條件,我就不相信那老烏龜還不出來。」

林天成卻笑著搖了搖頭,「我看未必!」

片刻之後,丹峰的大門打開了,出來的還是守門弟子吳筱。

只不過這一次他竟然還背上了自己的鋪蓋。

沒錯,丹峰峰主說過誰要是再敢廢話,就讓他直接滾下山去。

吳筱再次回去稟告的時候,就被丹峰峰主下令逐出山門。

丹峰峰主心意已決,誰也勸不動。

他知道,林天成擺出的誘惑越大,就說明他越有可能贏得了自己。

這擺明了就是一個圈套,難道他還能治丹峰,不管真的往裡面跳?

再怎麼說他也是丹峰峰主,要為丹峰負責,即便是被別人取笑。

吳筱邊走邊嘆息道,「哎,實在搞不明白,我這輩子最敬佩的師父竟然……」

林天成早就預料到了會是這樣的結果,既然如此,他便要朝下一個陣峰進發了。

許良心有不甘,對林天成說道,「師弟,你先去吧!今天我就守在這丹峰門口了,難道他還能以做一輩子縮頭烏龜不成?你放心,我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逼丹峰峰主和你比一場的。」

正所謂有獎勵才有動力,七品陰陽無極丹可是提升實力的上好丹藥,許良自然也想要得到。

等林天成離開之後,許良乾脆坐到了丹峰的大門前。

然而,直到上午時分,丹峰的大門依舊是緊閉不開。

按照往常的習慣,丹峰的弟子們到了這個時候,都會成群結隊的去外面採藥。

這可把許良氣得不行,指著丹峰的大門就開始破口大罵,「你個縮頭老烏龜,虧你還是丹峰峰主,我師弟已經做出了這麼大的退讓,你竟然還不敢跟他比,我還真沒見過你這麼慫的峰主。」

另一名守門弟子知道自己不是許良的對手,於是轉身回到大殿,將這些事情一五一十地告知了丹峰峰主。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