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那日和龐麗談過之後,龐麗就像是開啟了什麼奇怪的開關,格外的幹勁十足。

原本如言還有點擔心龐麗會不會是強撐的精神,但看過幾日後,卻發現龐麗是真的一門心思投入了建設流光車隊粉絲後援會上,這才真正放下心來。

與此同時,流光車隊的第一場地區賽也即將開始。雖然這只是一場很小的選拔賽,但是,它作為流光車隊正式踏入賽車爭霸征程的第一場比賽,可謂意義非凡。

最明顯的一點,就是前段時間總喜歡來流光車隊的訓練室沒事找事的竹竿三人組,現在也消失不見了。

「雖然我們不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比賽,但是以往,都是點到即止、積累經驗。這一次的選拔賽,不再是小打小鬧,我們的目標是打入全國大賽。而地區選拔賽,不過是我們踏出征程的第一步,你們有沒有信心?」

「有!」

隨著童柏莉一番賽前動員的話音落下,陸通和方一航這兩個熱血少年早就忍不住大聲附和起來。方一淮看著自家哥哥頂著和他一模一樣的臉,做出這麼蠢萌又中二的動作,實在是有些承受不住。

童柏莉似乎對隊員們熱情高漲的狀態十分滿意,大手一揮宣布散會。

幾人也都各自回去投入訓練。

等到童柏莉離開訓練室,早已在外間等候許久的如言這才抱著一堆材料走進訓練室。

「如言,早啊!今天又有哪些新材料要下發?快讓我先看看。」

陸通看到如言走進來,立馬腳步一轉,從訓練倉前拐到了如言的身邊。

「誒,等等,這些可不是給你們的。」

如言習以為常的閃身躲過陸通的動作,一邊解釋一邊往自己往常待著的「工作區域」走去。

「這些是今早從宋先生那裡拿來的,一些賽車零件的前沿資料。你們看了也沒什麼用,還不快去訓練?小心待會兒柏莉姐姐折返回來抓到你在偷懶。」

陸通一聽,立馬膽戰心驚的往門口瞥了一眼,油然產生一種教導主任馬上就要來查課堂情況的錯覺。

看到陸通乖乖坐進訓練倉開啟今天的訓練之後,如言這才收回放在陸通身上的視線,專心致志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翻閱起來那一堆資料來。

大家都在熱火朝天的努力著,不管怎麼樣,她也不該被甩下太遠。

似乎是被眾人的氣氛感染到,一向對競爭沒什麼動力的如言也突然有了一種必勝的決心。

等到眾人結束今天的訓練之後,如言還沉浸在手上那一沓厚厚的資料中不可自拔。

「你們先回去吧,我過會兒再走。」

陸通喝了口水,見如言還沉浸在翻閱資料中,深知如言看書時有多入神,便率先和方一淮兩兄弟打了個招呼,主動留下來等如言一起回家。

等到如言將資料翻到最後一頁,天上已經遍布了慵懶的夕陽。

如言揉了揉眼睛,伸手去拿手機,卻碰到了一片溫熱的觸感。

如言愣住,轉頭看去,自己的手正貼在旁邊人睡得正香的臉頰上。

阿通?他怎麼還沒有回去?

似乎是被臉上突如其來的陌生觸覺打擾到了,原本睡得正香的陸通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頭。

如言趕忙收回手,臉上不自覺有些發燙,似乎是被手上的溫度給灼了一下。

好奇的打量了幾眼掙扎著快要醒來的陸通,如言的眼睛里卻浮現了幾分笑意,她想起了自己與陸通的第一次正式見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898章

等喬梁下樓了。

十二鎖龍人才詫異的問道:「寧少,這是為何!既然已經找到方糖,那便帶她走就行了。」

寧缺輕哼道:「方糖這女人,表面看起來漂亮溫柔,實際上很剛烈。如果我們強行帶走她,她只會有不願意。」

「我已經等了一個月,不想再等。」

「反正血,我們必須要抽夠,至於她的生死,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十二鎖龍人點頭說道:「寧少,現在心智如此成熟,佩服。」

寧缺冷笑一聲,沒當一回事。

他坐在酒樓上,沏上茶。

一臉的高興,溢於言表。

只要有了那血,交給自己的師傅。

首發網址et

他們的下一步行動,就可以徹底展開。

而此時。

另外一邊。

喬梁已經下樓了。

眾目睽睽之下,喬梁邁著激動的步伐。誰能想到,在這之前,他已經在樓上做過一次骯髒的交易。

喬梁下樓來,樓下一陣轟鳴的掌聲。

喬梁從掌聲中,筆直走到方糖面前。

「方糖,我來了。」

方糖臉上,並沒有太多激動。

她眼裡,這不是訂婚。

而是在把自己,賣給喬梁。

不過,只要喬家大院能保護自己的家人。

她做什麼都願意。

喬梁語畢,拿出一個鴿子蛋大小的鑽戒,放在方糖面前,低聲說道:「方糖,你願意嗎?嫁給我!你放心我會用一輩子,照顧好你,照顧好你和孩子。」

「你的每一天,對我來說都是最重要的一天。」

「我喬梁願意帶你去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

方糖聽到這話,也沒有任何感動可言。

她只是微微蹙眉。

隨後,喬梁的戒指已經要套在她手上。

「嫁給他,嫁給他!」

「嫁給他!!」

在場的人,跟著起鬨。

方糖已經沒辦法再猶豫。

她朱唇微啟,張開小嘴對喬梁,正準備說:「我願意……」

可話還沒說出來。

突然。

外圍來人了。

門,直接被一腳踹開。

來的人,正是崑崙將軍,陳崑崙。

踹開門的,是白兔!

方糖看傻眼了。

她做夢都沒想到,還能見到白兔。

再一看陳崑崙。

方糖的眼球,不停的在縮成一團。

即便是隔著盔甲,她也能感覺到。

這個男人,是陳天選。

那種強烈的預感,讓她身體都在顫抖。

可她萬萬沒想到的是。

陳崑崙,直接從她身邊走過去。

朝著酒樓上去。

今天,他是來找寧缺的。

甚至,他都沒看到方糖。

方糖的心,跌入谷底。如同冰刺進來,痛得無法呼吸。

但她還是忍不住內心的聲音,朝著陳崑崙的方向看過去,輕聲問道:「是你嗎?」

一句話。

陳崑崙,停住了。

「什麼?」他詫異的問道,就像是完全不記得方糖這個人。

方糖的淚水一下掉了下來:「是你,對吧?你來東瀛,秦歌也跟在身邊,真好。」 記得老人常說「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要是現在自己沒眼色一點,會不會遭到林醫生的仇恨啊。

算了算了,兄弟,為了你的愛情,我還是閉嘴為好。

「看什麼看,走!」一聲招呼,將一臉八卦的紅細胞們給叫走了。

撇了火烈鳥一眼,真不知道這孩子咋這麼沒眼色,沒看到那兩個人之間的粉紅泡泡嗎!

「哦,哦。」一步三回頭,依依不捨地墜在隊伍最後,離開了現場。

看熱鬧的三支小隊依次退出,很快就被醫護人員給拽走了。

防化團,拆彈組則是逆行著進行工作。

後續事情的發展凌天並不關心,他跟著大家一起在臨時搭起來的帳篷里抽血檢查。

看著針管里流動的血液,凌天有點可惜,自己還沒受傷呢,就因為這麼點原因放血,好像有點虧。

檢查結果還需要一點時間,他們只好站在外面等待著。

這次救援公安武警,軍隊都有部隊參與,同時也開來了許多設備。

任務完成,無事可做,凌天有點困了,隨意找了一輛車,直接就躺在了車蓋上,將帽子取下,蓋在自己的眼睛上假寐。

周圍的隊員們看到隊長的動作,一個個也停止了交流,各自尋找地方休息去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